Chinese articles

节日灯光 

节日灯光 

10月14日,印度教节日的庆祝活动灯光将联邦广场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舞台。 优美的舞蹈伴随着变化的灯光,迎来了大批人群,聚集一起领略每年一度的印度文化。 食物摊位和家庭活动使这一天充满了节日的气息和笑声,各社区团体的表演更让人们对这一夜难以忘怀。   摄影:Juan Boada  

隧道工程收购工作已近尾声

   地铁隧道工程即将完成市中心(CBD)最后两次的强制性收购。 墨尔本地铁局(MMRA)已经在CBD北部和CBD南部的两个新火车站的地点,强制收购或购买了16个物业。 都市新闻报了解到,地铁局在CBD南部正在全面接管最后两个物业。 在CBD南部已有七个物业被收购。地铁局在三月份接管了一个物业,九月份又接管了四个。 在CBD北部,地铁局去年十一月接管了两个,上个月(九月)又接管了两个物业。 墨尔本地铁局并没有提到给这些物业支付了多少费用,也没有提到向这些业主或受影响的商家支付了多少赔偿金。

地方民主 逐渐消失

编辑评论Shane Scanlan    如今墨尔本市政议员所做的公共决策数量是10年前的三分之一。 都市新闻报了解到,今年1月至7月,在市政以及市政委员会会议决议中有131份决策。相比2007年同期,那时的市政共有365份公共决策。 即使是Borough of Queenscliffe,这个维多利亚州最小的市政,今年1月至7月该市政议员也作出了148项公共决策,数量要比墨尔本市政还要多。 作为决策数和人口的比例,这个市政当地人的代表性比墨尔本当地人的代表性要高出100倍。如果再考虑他们的决策数和每个议员人数之比,那么这个比例会再加倍。 以上的比较例子可能并不完全公平合理,但问题是,墨尔本市几十年来一直逐步发展为,决策完全有可能秘密采纳或者把决策权委派给那些非选举出来的官员。 截至上月,已向墨尔本市政提交了约760份规划许可申请,可只有少数受指派的人员会来到公开的会议上做出决策,因此会带来很大的腐败机会。 墨尔本市政有一种文化,如果选举产生的代表透露秘密决定的话,那么这位代表会明显地被边缘化并受到刑事指控的威胁。任何有争议的事情都是在秘密会议中进行的。 墨尔本市政也通常会阻止信息自由(FoI)的请求,并且每年花费约100万澳元在媒体操纵者部门。

市政否认阻止马车运营

James Manton 撰稿    墨尔本市政有效地关停了马车在市中心的运营,但不愿承认此事。 市政五月份宣布,马车的街头经营许可证在六月三十日到期后将不再受理。 马车经营商埃里克斯·麦克唐纳(Alex MacDonald)表示,市政故意阻碍马车业的运营,并在决策过程中变化不定。 麦克唐纳先生自他最后一次许可证到期后,收入下降了60%,因为这迫使他裁减了一些人员。 麦克唐纳先生说:“我在广播上听到他们取消了许可证,之前我可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麦克唐纳先生说,由于市政从未举行过有关这件事的讨论会议,剥夺了他去年与议员交谈的机会。 他说:“我从来没有机会向未来墨尔本委员会提交任何提议,有关这个会议也从未开过。” 在上个月的未来墨尔本委员会会议上,市长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表示,有关“市政没有将马车业视为旅游景点”是一个“错误陈述”。 他说“我们只是决定停止发放许可证,马车业还是拥有运营权, 他们是在维州路政局(VicRoads)分类的车辆之内。” “如果他们能继续经营,我们会很高兴,但不再是墨尔本市政的许可证了。”

不再联合举办庆祝中国农历新年

Shane Scanlan撰稿    墨尔本市政不再采用联合举办庆祝中国农历新年的方式了,但是批评人士说这样做会削弱维多利亚州举办重大国际盛会的潜力。 市政在2014年采取了协调全市的中国农历新年活动的营销以及作为全市的联合活动, 还协助成立了一个非赢利公司-庆祝中国农历新年联合会 (CNYU) 来主办庆祝活动。 在一份2016年5月的市政报告中说道:“要有一个‘整体墨尔本’的结构和资金投入模式。对于未来中国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资金,市政的立场是要提出申请,并通过三年资助计划来实施。” 9月4日市政公布了其2017-2020的活动经费,其中显示了下列两家机构经费: 墨尔本中国农历新年节日庆祝(大龙会); 墨尔本庆祝中国农历新年联合会 (CNYU) 。 在去年10月的市政议会选举前,大龙会已秘密地得到了2017年春节活动10万澳元的资助。 都市新闻报(CBD News)了解到,市政议员们已受到在唐人街由林恩会长主持的大龙会的政治压力。 林女士对市政提议的联合模式从未有好感。她拒绝与都市新闻报谈论此事,只说她非常高兴这次能获得墨尔本市政的资助。 林女士曾在2016年6月写信给市政要求给予2017年活动的直接资助。她说大龙会退出了CNYU联合会,并且陈述了一系列该联合会的不正当行为。 都市新闻报了解到市政管理层对此作出的回答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市政之前已决定所有资金都将通过CNYU联合会。 然而,就在去年的市政选举之前,议员们在一次秘密的会议上突然倒过来,又同意资助大龙会了。    

墨市政府 加入微信

 墨尔本市政府正式加入了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 市政的国际事务主管刘乐(Philip Le Liu)议员说:“墨尔本是全澳大利亚唯一进入这个微信平台的地方政府,接触到这个近10亿人使用的微信网络平台。” “对于每天使用微信的人来说,我知道这是一个参与社区的好方法,微信用户平均每天花费66分钟浏览自己所需的资讯。” “还有一千多万个企业账户,这个社交媒体网络迅速成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认方式。” “微信对墨尔本市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平台,我们能在这个平台上充分展示墨尔本市作为国际商业中心以及在此创业的蓬勃发展信息。” 墨尔本市的微信帐户将在这六个月的试点项目中进行试用,每周会发布新的文章,照片和信息。 内容将包括商业机会、墨尔本市的部门机构职能、重大活动、以及对访客的有用信息。 议员刘乐表示,该帐户将针对热衷于在墨尔本学习的国际学生,他们需要帮助来了解这个城市。 由于微信的公司帐户受限于注册的中国实体公司,所以这次微信帐户是通过墨尔本市政府驻天津办事处来注册的。 墨尔本市是澳大利亚唯一的一个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的地方政府。 该办事处是一个专门用于促进两市商业往来、投资交流、民间和教育交流的资源。 墨尔本市和天津市于1980年建立了姐妹城市关系。

女王市场上的妥协

墨尔本市政似乎要在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的重建中有所妥协,准备保留一半历史悠久的开放式棚屋,原来这些棚屋指定都要全部拆除翻新的。 市政城市设计总监罗布·亚当斯(Rob Adams)最近概述了市政对女王市场重建计划的这些变化。 “都市新闻报”了解到,这次不是在棚屋A、B、C、D地下全部挖掘地下层,而只限制在皮尔(Peel)街一半的棚屋地下挖掘。 然而,地下层将会挖得更深,将会有三层。第一层将专用于商贸服务; 第二层将用于发送货物; 第三层将用于客户停车。 这个举措意味着市场贸易商在施工期间受到的干扰要少多了,水果和蔬菜贸易商不需要搬到临时场地了。 这个变化也至少部分减少了对遗产棚屋是否可以成功地被移除、翻新和恢复而没有损坏的担忧。 预计市政管理层将很快寻求议员对此改变的理念上支持。

共享单车乱象 市长忍无可忍

墨尔本市长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对新加坡籍的共享单车经营商(OBike)已经忍无可忍并准备采取行动了。 8月16日市政厅召开的小生意经营商会议上,道尔市长针对共享单车在公共区域的混乱状况阐述了的一系列补救措施。 他指责OBike有意回避这个可达成解决方案的实质意义讨论。 他说:“我认为他们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耍弄了我们”。“我们真诚地和他们进行了讨论,他们做出了承诺,包括提供数据,但是并没有进一步解决问题。” “直到昨天,我可以说市政议员们对他们真的很生气,他们并没有尽力把这件事做好。” “如果他们不准备做好这件事,那么下一步我将设立一个规定,让他们申请一个街头经营许可 – 因为他们把公共区域用于私人目的。” 澳大利亚OBike市场总监切申·冉格斯瓦米(Chethan Rangaswamy)否认他们公司与市政议会的接触中不真诚。 冉格斯瓦米先生告知都市新闻报:“我们OBike一直都是真诚的,与墨尔本市政的对话都是坦率的和公开的。” 冉格斯瓦米先生承认该公司已经发现了一些地方共享单车被丢弃的“问题”。 他说:“我们为此已经加大力度、提高认识、增加更多资源。如果查看有关使用情况的数据,这些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提高认识来解决。” “我们还有管理团队每天查看共享单车的使用数据,每天都会相应地把共享单车从非繁忙区域重新部署到繁忙区域中去!”

墨市中心 狗袭增加

   墨尔本市中心发生的狗袭击次数有所增加,自2016年至2017年,市区已经有5起狗袭击人和5起狗袭击动物的事件。 与2015年至2016年所发生的1起严重的狗袭击事件,以及在前一年的3起严重狗袭击事件相比,这一年类似事件明显增加了。 今年的这些狗袭击事件中,有5个人和1只狗遭到严重伤害,其它4只宠物被袭击致死。墨尔本市政认为还有更多的袭击发生,只是未得到报告。 其中一起严重的狗袭击事件就发生在市中心的弗兰克林街(Franklin St)上。

墨市办公楼市场呈强劲势头

高力国际的最新研究表明,对业主来说,市中心(CBD)办公楼市场持续表现良好。 2017年下半年报告显示,主要有效租金自2011年以来以最强劲的速度攀升,受到这一年强劲租金增长的支撑。 报告发现“特级的办公楼物业净面积租金增长率最高,同比增长18%,A级和B级的净面积租金也分别增长了10%和8%。” “墨尔本办公楼租用者对主要CBD商业空间的需求似乎仍然很高,随着可租办公楼数量的下降,对那些寻求超过5000平方米的租户形成了进一步的压力。展望未来,我们预计到2018年6月的12个月中,特级和二级的办公楼物业平均净面积租金分别会上升13%和8%。” “2017年上半年,墨尔本的办公楼面积净吸纳量达到128389平方米,同期净供应量为109640平方米。” “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有超过5800平方米的翻新空间和超过54000平方米的回填空间加入市场。这个回填空间的大部分是在朗斯戴尔(Lonsdale)街2号的2万平方米已经租赁的空间。” “截至2017年7月,空置率为6.5%,符合6.6%的长期平均水平,与2016年同期的7.1%相比下降了。” “鉴于目前这种供不应求,担心到2018-2019年CBD的下一个供应周期,会形成需求旺盛,供应不够的环境,2019年下半年的空置率会下降至4.5%以下。我们预计到2020年中期,随着更多的建筑完成,空置率将上升至7.0%。” 高力国际墨尔本销售总监丹尼尔·沃尔曼(Daniel Wolman)表示:“供应量非常有限的优质办公楼竞争激烈。买家正在积极寻找可用的办公楼空间,而想在传统的CBD区域寻求空间的租户在2019年下半年之前将看不到有任何新的办公楼空间。” “由于供应紧张,需求旺盛,墨尔本办公楼市场非常繁荣。”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