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

女王市场政治新况

Shane Scanlan 撰稿 墨尔本市政正处在其“协商民主”进程的中途,希望将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重建项目重新拉回到轨道。 一个由40人组成的“民众小组”计划再举行两次会议,于11月7日结束,然后被要求向市政推荐一个确保市场未来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 市政私下希望该小组会和他们有相同的结论——一个地下三层设施的方案。但是批评者已经在质疑这个过程,如果真是这种结果则会进行声讨。 今年3月,当维多利亚遗产局(HV)拒绝批准拟建地下室的许可时,市政陷入了困境。但是上任不久的市长莎莉·卡普(Sally Capp)说服了她的同事,民众小组是唯一可以让方案继续进行的途径。 卡普议员在这个协商方式上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资本(甚至会更多),其结果很可能成为她2020年连任市长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市政所面临的一个明显尴尬之处,即是否邀请维多利亚女王市场之友(Friends of Queen Victoria Market),这个直言不讳的批评机构,进入讨论桌面。 联合召集人玛丽·卢·豪伊(Mary-Lou Howie)被接纳,她面临双重责任的挑战: 一方面要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项任务,另一方面又要忠实于她的许多(更激进的)选民。 豪伊女士已经公开报告了她的经历,并对这个进程提出了一些关注。在她10月18日的长篇脸书帖子中说道,10月13日全天的研讨会使该小组“引向了”市政所希望的地下层方案,她质疑了研讨会开始讨论的许多假设。 豪伊女士在总结发言时要求在未来的会议上,能出示维多利亚遗产局在3月份拒绝市政遗产许可申请的详细原因,并且邀请经营商出资聘请的建筑师约翰·麦克纳布(John McNabb)到会,亲自介绍他的替代解决方案。麦克纳布的方案是不需要地下挖掘,但会改变女王市场1.5公顷的地面停车场下的历史墓地,市政希望将这个区域改建为市民开放空间。 如果拒绝麦克纳布先生参与这次讨论的机会,那么市政所声称的这个公开和独立的程序将受到严重破坏, 除非民众小组本身表示对此不感兴趣。 相关消息显示,市政正在组建受托人委员会,并且正处竞投兴趣表达阶段,认为这是一个更具代表性的QVM后续管理模式。 他们聘请了一个独立的招聘公司SHK Asia Pacific,将招聘三名经营商和两名客户(一名是土著居民或托雷斯海峡岛民),加上市长莎莉·卡普、罗翰·莱珀特(Rohan Leppert)议员、杰基·瓦茨(Jackie Watts)和QVM的董事会成员简·霍德尔(Jane Hodder)和简·芬顿(Jane Fenton)作为该委员会成员。 递交竞投兴趣表达书将于11月5日截止。

你可曾知道要进行选举吗?

撰稿 Shane Scanlan 如果你住在墨尔本市中心(CBD),可能不会注意到11月24日有一个维多利亚州的选举。 墨尔本两个更新的选区,CBD和道克兰(Docklands)已经成为无候选人的虚拟选区,候选人更多地住在我们传统的市内北部。 尽管市区住宅人口激增,但我们那些人口集中的公寓大楼里,登记的选民相对较少,不方便“上门宣传”,或者“散发宣传材料”。 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 VEC )的数据显示,大约四分之一( 26.3 % )的CBD居住人口登记投票选举,(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37975个居民中有33203名是20岁以上的居民)。至今年9月5日,只有8750名当地居民登记选举。 考虑到我们市区居民的短暂性,仍然居住在这里的实际选民人数可能会大大减少。 对这群选民来说,对政治候选人的不感兴趣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群体,不登记选举,不被列入“选民注册簿”,居住在大门紧锁的公寓里,还有着私人的邮箱,甚至不会在这个公寓里呆很长时间。 但是,即使情况并非如此,而政治家们是否有兴趣去联系这些居民也值得怀疑。 在2014年选举中战胜工党的詹妮弗·坎尼斯(Jennifer Kanis)而获胜的绿党现任议员,埃伦·桑德尔(Ellen Sandell)仅占墨尔本席位的2.4%。 因此,你可能自然想到工党会加倍努力,争取赢回来。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坎尼斯女士最近做了该党可能期望候选人做的事情,要么在这儿对某个社区团体讲话,要么在火车站与上下车的人见面,但是似乎并没有真正使出了什么力。 从外表上看,工党似乎已将席位让给了绿党。 而自由党甚至没有给墨尔本选民一点尊重,根本没有指派该党的候选人。

严罚乱扔烟头

撰稿 Shane Scanlan 市中心的居民痛恨他们的街道和巷道成了巨大的烟灰缸,希望对那些吸烟者和商家进行教育或处罚。 居民团体EastEnders和Resident3000都热烈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并且明确需要进一步做什么。 居民团体EastEnders主席珍妮·埃尔珊姆(Jenny Eltham)希望墨尔本市首先开展一项公众教育运动,告知吸烟者,扔一个烟头会花费他们高达$622。 埃尔珊姆说:“乱扔烟头的罚款相当严厉——熄灭的烟头为$317;点燃的烟头增至$622”。 她说,商家企业也需要接受教育,让他们知道,员工或顾客乱扔烟头,甚至超出他们经营场地范围的乱扔烟头都会被罚款。 她还说“商家还需要保持其场所周围区域的清洁。墨尔本市的地方环境法律规定对不遵守这些要求的商家处以高达$500的罚款”。 埃尔珊姆女士建议,这次教育活动结束后,采取一次执法行动来清理这座城市。 本报了解到墨尔本市政9月份发出了275张乱扔烟头的违规罚款单。 然而,埃尔珊姆女士认为市政可以做得更多,并指出布里斯班市政,据说去年从乱扔烟头的罚款中筹集了150万澳元。 她说:“布里斯班市政去年针对热点地区乱丢烟头的罚款收入达150万澳元”。 她说:“各级政府忽视了香烟垃圾的问题,尽管已经制定了可采取行动的法律和规章制度,但几乎没有采取积极和直接的行动”。 “执法力度甚小。继这次教育运动之后,第二阶段显然应该增加当地法律团队的人员。墨尔本市政有机会发挥其领导作用,为CBD的舒适环境做出重大贡献”。

Haileybury评上澳大利亚最佳学校

黑利伯瑞(Haileybury)学校这次被授予澳大利亚教育奖,评为澳大利亚年度学校,并且还获得了年度私立小学的称号。 黑利伯瑞首席执行官兼校长德里克•斯科特(Derek Scott)表示,该奖项反映了我们学校对所有校区的教师、学生和家长的教育承诺。 斯科特先生说:“这个奖项是对我们学校杰出的教学和领导团队、我们学生的努力学习和家长们的大力支持是一个极大的认可。” “学校的存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学生提供良好的教育和成果。 这也反映了那些学习出色学生的辛勤努力。” 此外,该学校在澳洲英语和数学全国统考(NAPLAN)的各个级别和类别的测试中表现出色。 9年级的平均算术成绩为691,就几年的教学使该校的学生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上,获得了99分。 在NAPLAN的所有类别(阅读,写作,拼写,语法和标点符号以及算术)测试中,该校3年级的NAPLAN平均分数超过了全国5年级学生的平均NAPLAN水平。 全国认字和算术评估计划在11年前就开始了,用于测试澳大利亚在校的3年级、5年级、7年级和9年级学生的核心识字和算术技能。 该校一直位于澳大利亚前10名完成学业的小学和前10名对男女生开放的中学。 今年,3年级、5年级和7年级学生中,有20%的人参加了异常有利的网上写作试点。然而该校学生并没有参加这个试点,但在写作书面形式上仍然表现出色。 黑利伯瑞3年级学生的写作成绩超过类似学校5年级的水平,超过全国7年级的平均水平。该校3年级语法和标点符号成绩也超过全国7年级的平均水平。

墨市中心尚未需要毒品注射室 — 佩顿

撰稿 David Schout 根据理性党(Reason Party)议员佩顿(Fiona Patten)的说法,目前就市中心(CBD)的吸毒程度而言,并不需要建立一个有医疗监督的毒品注射室。 墨尔本市是维多利亚州人均吸毒过量的第三大地方区域。 但是佩顿女士说,具有争议的北利士曼(North Richmond)有这样的需求,因为在刚开始的两个月里处理了140名吸毒过量者,而没有蔓延到CBD。 她对本报说:“根据我的经验,我在CBD看不到像在北利士曼那样多的公开吸毒现象。” “研究显示,最重要的是需要和想要毒品的地方。北利士曼符合这一情况,而CBD则没那么严重。” 佩顿女士是维州建立第一个安全毒品注射室的关键人物,她说北利士曼的这个设施是“绝对成功”的,并且根据需求,以后可以扩大“30%”。 维州住房和心理健康厅厅长马丁·福利(Martin Foley)说,2017年12月通过的立法清楚地表明,为期两年的试点将只在维多利亚州的一个地点进行。 但是雅拉(Yarra)毒品和健康论坛的执行官员格雷格·登汉姆(Greg Denham)说,如果需要的话,该立法可以随时修改。 登汉姆先生说:“全世界有100多个毒品安全注射室(DCR),其中许多位于中心商业区。” “包括哥本哈根城市在内的一些城市有不止一个DCR来满足当地服毒的市场需求。如果墨尔本CBD被确定为也符合有这个安全注射设施的需求,那么它可以与北利士曼的设施共存。”

开发商未能解决车运计划

墨尔本市政议会作出了一个令当地居民满意的决定,没有同意开发商的提案,让他们回到他们的设计图板进行修改,直到能为进出市区的卡车运输和废物收集提出更好的方案计划为止。 Steadfast Capital有限公司已经申请了重新开发一个包含8栋建筑的地块许可,该地块位于伯克街商场和小柯林斯街之间的步行拱廊周围。 拉瑞·帕森斯(Larry Parsons)顾问于9月18日向未来墨尔本委员会提出了一项积极的建议,要求规划厅长理查德·韦恩(Richard Wynne)给予开发商“信心”,以继续完善其提案。 帕森斯先生说:“为了要继续下去,我们需要得到批准的提案,我们意识到州政府目前正处于停顿期,而我们还要继续工作,我们将会仔细研究细节,但我们需要寻求这样的信心来做到这一点。”。 但议员们希望在他们同意这项提案之前,首先解决影响联盟小巷(Union Lane)完整性的问题。 虽然开发商最近对每天要进出市区的卡车数量进行了大量下调,但副市长埃伦•伍德(Arron Wood)提出了一项挑战,可能根本不需要垃圾车。 他问道:“废物管理问题至关重要,所以,无论是40多辆卡车还是22辆卡车,你们是否考虑过在市中心尝试利用这一限制来推动一项创新?我们是否能在市中心实现零废物开发吗?” “每天卡车进城,装垃圾,然后运走——这是一个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的系统。那么,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做一些非常壮观的创新,来真正改进废物管理系统?” 在回答另一位议员提出的问题时,曾担任维州发展审批和城市设计总监的帕森斯先生在谈及市内卡车出入时说:“这一切都是在管理计划设计中,市中心卡车运输发生在午夜至早晨7点30分之间,这个时段不应该与行人发生冲突”。这也流露出了他并不顾及市区住宅居民所敏感的问题。

小巷禁区

撰稿 Shane Scanlan 墨尔本市政宣布了不让其市政合规工作人员进入一个公共巷道,因为在那儿他们感受到来自露宿者的威胁。 当地法律团队的主管考斯莫·卡纳奇迪斯(Kosmo Kanatsidis)在给当地居民的一个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已经确定路特里奇巷(Rutledge Lane)对他的工作人员来说太危险了,无法进入。 卡纳奇迪斯先生于9月20日对居民马克·泰迪(Mark Tidy)说,“我认定在此巷道进行任何工作都具有高风险”。 泰迪先生正在就垃圾管理问题寻求市政的协助。 他说,对市政声称巷道不安全感到震惊。 卡纳奇迪斯先生写道:“市政街道合规工作人员多次前往上述地点,并观察到有个人行为缺乏约束,且具有潜在威胁性。” “我们必须对在街上工作的一线合规工作人员进行风险评估,以保障他们的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做出了最佳判断,并判定该地区不安全,无法进行调查工作。” “占据巷道的露宿者(无家可归者)也让工作人员很难进入,因为我们的工作人员感受到威胁。一名工作人员在他履行职责的过程中有人把咖啡洒在他身上。” 泰迪先生联系到本报街头艺术专栏作家阿德里安·道尔(Adrian Doyle),对市政的评估表示惊讶。 泰迪先生说,我对路特里奇巷被宣布为“不安全”巷道而感到震惊,事实上,在校儿童、国内外游客、居民、本地人、附近餐馆的工作人员及公众一般每天都去参观并穿越这个巷道,然而墨尔本市政却宣布了该巷道对其工作人员来说“不安全”。

公众意愿和私企意愿相悖

撰稿Meg Hill 不满的墨尔本人于9月19日聚集在墨市联邦广场,抗议计划更换联邦广场的其中一个建筑来建立苹果旗舰店。 集会是由“墨尔本公民”组织的,特邀演讲者包括全国文物信托机构首席执行官西蒙·安布罗斯(Simon Ambrose)、绿党议员罗汉·莱珀特(Rohan Leppert)和维多利亚社会党候选人斯蒂芬·乔利(Stephen Jolly)。 2017年末,州政府宣布了这个旗舰店的建造计划,引起了极大的愤怒。 公众强烈反对在联邦广场给这家跨国巨头公司留出这个空间,这可是墨尔本市仅存的少数公共文化空间之一。 事实上,这个计划是在没有经过公众咨询的情况下秘密制定的,因而激起了公众的愤怒。 自那以后,墨尔本公民组织针对这些计划发起了一场以社区为中心的运动。 集会主持人布雷特·德·赫特(Brett De Hoedt)首先问集会群众:“如果我来问你们,这是谁的城市,你们会怎么说?”, 一个强有力的回答“我们的城市”! 当他问到“这是谁的广场?人群回答:“我们的广场。” 墨尔本公民组织成员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告诉本报,这个联邦广场还具有国家的意义。 “联邦广场的这些建筑是维多利亚州纳税人花了很多钱(4.67亿澳元)建造的,我们认为不应该拆除其中的一栋建筑,把它变成某个公司一种荣耀的零售店。” 全国文物信托机构的首席执行官西蒙·安布罗斯在集会上发表了重要的抗议讲话。这个机构今年提名联邦广场作为遗产保护广场,并于8月授予临时身份,有效期至2018年底。 这项遗产保护提案也是由于墨尔本市地铁隧道工程,这个工程的进行过程也是对联邦广场的威胁。 “我们支持全国文物信托机构的努力,考虑将雅拉建筑和联邦广场作为一个整体列入遗产保护名录,这是对整个社会和建筑重要意义的认可。” “我们也在努力制定一个联邦广场的大众计划,这与其说是一个设计,倒不如说是对具有国家意义的建筑进行适当管理的建议。” 维多利亚州政府计划于2019年开始这项旗舰店的工程,迄今为止拒绝放弃这个有争议的计划。

女王市场改造 市政决策转变

撰稿 Shane Scanlan 墨尔本市政放弃了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的改造计划,并将该市场的改建矛盾推回到“民众”身上。 在8月7日的墨尔本未来委员会(FMC)上,市政议员以七票赞成四票反对,成立了一个由40名成员组成的“民众小组”,重新审查以确保QVM未来发展的需要。仅仅几周时间,市政就作出了如此的突变”,原因是受到了新上任市长莎莉·卡普(Sally Capp)的影响。 在卡普议员加入市政之前,议员们于5月15日,投票决定重新向维多利亚遗产管理局( HV )提交在女王市场西端的A、B、C和D棚屋下建造三层地下室的计划。 当时唯一的异议来自苏珊·莱利(Susan Riley)议员和刘乐 (Philip Le Liu)议员,他们都希望采取更强硬的行动——针对被维多利亚遗产管理局拒绝的遗产许可申请进行上诉。 卡普议员介入之后,她花了很多时间与市场经营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一起,并在8月7日主持了改变战略方向的行动。 一周前,卡普议员成功地将QVM董事会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以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受托人委员会”,包括经营商、购物者和社区代表。 尽管卡普议员获得了对新管理安排的一致支持,副市长埃伦·伍德(Arron Wood)对这个有待完善的草案安排有所担心。 伍德议员特别警告不要接纳反对市政长期计划的人,以免委员会从内部受到瓦解。 伍德议员担心,市政的目标是将现有停车场重新用作市民开放空间以适应不断发展的城市北部建设,这很可能会在狭隘的市场运作中失去。 他说:“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得到回答,这样我们就不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也不会出现另一种不是我们希望的管理构架。” 一周后,当这个有40人参与的“民众小组”提案提交到FMC时,他并没有那么保守,而是发表了反对意见。 他说:“这一新的运作过程是否能采纳这些不同的观点,并且能够做到我们五年多来未做到的事情,这都是我所担心的,”他说。“归根结底,我们的当选议员是为了什么?” 投票赞成这项动议的议员有:卡普、弗朗西斯·吉利(Frances Gilley)、刘乐、雷泊特(Leppert)、欧克(Oke)、李斯(Reece)和沃兹(Watts)。投票反对的议员有:伍德、路易(Louey)、皮德尔(Pinder)和莱利。

没有现金?刷卡支付!

撰稿 David Schout 当你听到一个街头艺人在CBD街上出色表演,你把手伸进口袋想给小费,但意识到口袋里什么零钱都没有? 澳大利亚第一个街头刷卡支付系统(tap-and-go Quest Payment System)将率先在墨尔本CBD街上启动,目前这个系统只是先在20名当地街头表演者中试点。 过路人现在有机会可以用银行卡来“刷卡支付”两澳元或五澳元的小费给街头艺人,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刷付出更多的钱。 这也让旁观者有机会通过刷银行卡即可购买街头艺术家的商品。 这项技术将在下个月进行试点,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发布推广。 土著乐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的天才表演者丹·理查森(Dan Richardson)是少数几个尝试新支付系统的人之一,自然希望这将有利于他的收入。 他告诉本报:“当新事物来临的时候,你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些年来,我已经多次听到人们说他们想付钱,但是没有现金啊。” 理查森先生说,这甚至可以改变愿意给钱的旁观者数量。 “这只是人们给予50分和20分硬币的事,但如果是刷银行卡的话,可能会给出五块钱。你也可能看到扔零钱人数会减少,但他们一旦刷卡支付的话,可能会付得更多呢。”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