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的虚伪

沙恩·斯坎伦(Shane Scanlan)撰稿

正如本报这期在其他报道中证明,墨尔本市政府不惜卑躬屈膝向大媒体公司献上了大量现金。

12月份,他们关起门来,无视其官员的不同提议,在星期五的耶稣受难日捐款活动中,还是让由太阳先驱报经营的一家私营公司获得了23万澳元的捐款。

作为背景了解,我的不满源自于近10年前,市政拒绝在我办的社区报纸上刊登其“企业广告”。

现在我有三个刊物,为几乎一半的墨尔本市政,12.8963万居民提供服务。

有一些CBD新闻 读者可能看到过刊登在费尔法克斯的城市每周评论(Fairfax’s Weekly Review City)上的市政企业广告,该报在市中心有些流通。但是市政所选择的四家刊物在南岸区和道克兰区都不显而易见。

所以市政官员告诉市政议员们拒绝我报的理由之一是有重复读者,这是一种毫无理由的说法。而在他们最近却又提到我们月刊的时间表是作为拒绝的理由。

我以前可从未听到过这种解释,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想想以前副市长苏珊·莱利(Susan Riley)的月刊曾经也刊登市政“企业广告”,这种解释本来也就站不住脚了。

正如本文开头所提到的,市政议会在适合的时候可以推翻其官员的提议。在其他场合,他们可以道貌岸然地找到理由,认为某官员在其职权范围内这么谈论是不恰当的。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