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知道要进行选举吗?

撰稿 Shane Scanlan
如果你住在墨尔本市中心(CBD),可能不会注意到11月24日有一个维多利亚州的选举。
墨尔本两个更新的选区,CBD和道克兰(Docklands)已经成为无候选人的虚拟选区,候选人更多地住在我们传统的市内北部。
尽管市区住宅人口激增,但我们那些人口集中的公寓大楼里,登记的选民相对较少,不方便“上门宣传”,或者“散发宣传材料”。
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 VEC )的数据显示,大约四分之一( 26.3 % )的CBD居住人口登记投票选举,(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37975个居民中有33203名是20岁以上的居民)。至今年9月5日,只有8750名当地居民登记选举。
考虑到我们市区居民的短暂性,仍然居住在这里的实际选民人数可能会大大减少。
对这群选民来说,对政治候选人的不感兴趣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群体,不登记选举,不被列入“选民注册簿”,居住在大门紧锁的公寓里,还有着私人的邮箱,甚至不会在这个公寓里呆很长时间。
但是,即使情况并非如此,而政治家们是否有兴趣去联系这些居民也值得怀疑。
在2014年选举中战胜工党的詹妮弗·坎尼斯(Jennifer Kanis)而获胜的绿党现任议员,埃伦·桑德尔(Ellen Sandell)仅占墨尔本席位的2.4%。
因此,你可能自然想到工党会加倍努力,争取赢回来。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坎尼斯女士最近做了该党可能期望候选人做的事情,要么在这儿对某个社区团体讲话,要么在火车站与上下车的人见面,但是似乎并没有真正使出了什么力。
从外表上看,工党似乎已将席位让给了绿党。
而自由党甚至没有给墨尔本选民一点尊重,根本没有指派该党的候选人。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