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rticles

Residents are a low priority for council election

By Shane Scanlan If you are a CBD resident, the chances are you won’t be voting in the council election to be held later this year, but your landlord probably will. Fewer than a quarter of the CBD’s residents appear to be enrolled to vote and, even then, there is little confidence in the accuracy

More consolidation proposed

Police presence in the CBD’s west looks set to grow, with the State Government considering a plan for a new Victoria Police Centre on Spencer St. The proposed building at 311 Spencer St would neighbour the existing City West Police Complex at 313 Spencer St. The proposal, from Australia Post and CBUS Property was put

The sky is NOT the limit. The sewer is!

The CBD’s sewerage system can’t cope with projected growth and will have to be upgraded. City West Water says the current system could not deal with projected growth, but it will be working with the City of Melbourne and other relevant planning authorities to future-proof the ageing infrastructure. The Hoddle Grid currently hosts 20,000 residential

垃圾压实机将要收费了

为了吸引市中心商家远离垃圾箱,墨尔本市政正在研究一项计划,准备开始收取使用其四个垃圾压实机的费用。 每个压实机购买成本约10万澳元,每年还得花15万澳元的运行开销。去年市政府决定在2018年6月前再购买和安装另外三台压实机。市政府还负责管理六个垃圾回收中心。 但是对商家来说,那种“搭便车”式倾倒垃圾箱的免费服务即将结束了。 2月16日,未来墨尔本委员会授权市政官员制定一个成本回收模式,并要求在六月份向该委员会提交。 居住在CBD的居民已经遭受了几乎不断的夜间垃圾车嘈音入侵困扰,这些垃圾车来自36个不同注册的垃圾处理公司。 市政府也认识到这是一个有关城市舒适性和噪音的问题,认为可以通过安装更多的压实机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试图理顺和规范CBD垃圾处理运营商的数量。 市府声称每个压实机,每周可收集多达六倍的垃圾,可以替代100多个个体的垃圾收集。 在2月16日的会议上,工程服务经理杰夫·罗宾逊(Geoff Robinson)带来了一些地图,显示了一些商家宁愿携带他们的垃圾跨过几个街区来搭这个免费服务的车。 他说商家愿意采取这种服务方式的其他原因是由于当地法规禁止垃圾箱留放在外面。 罗宾逊先生说:“商家可以选择使用垃圾处理公司,但当地法律规定,在垃圾收集时间以外,要求他们把垃圾箱放在他们的物业之内”。

商用办公楼市场的好消息

中央商务区(CBD)的办公楼空置率在2015年的下半年下降了,但并不是指所有地区都有好转。 根据澳大利亚物业理事会调查,尽管有0.4%的下降,在CBD的西南和东北两端,空置率反而上升了。 以百分比计算-市区的东南端业绩表现最好,其空置率从5.7%下跌至3.4%,六个月期间之内净租用了14051平方米。以租用平方米计,最佳表现者要算道克兰(Dockland)港区,其新租户在商业中介手里拿下了16067平方米的租约。 目前Dockland港区有正常的5%空置率。CBD在Russell和Elizabeth街之间(物业理事会称之为“娱乐”区)有一个较好的4.6%空置率(低于5%),但在调查期间仅出租了1770平方米。 就在“东区核心”区域租用了约14000平方米的同时,市场上却有相同的数量进入市中心另一端的“西区核心”区域。这里目前的空置率是11.5%,“Spencer”区域就更糟糕了,其办公楼的空置率是15.3%. 其实Spencer区域也租用了大量的办公面积(32529平方米),只不过在这期间市场上又增加了45069平方米的办公面积。

金猴狂舞

墨尔本庆祝中国猴年新春已在2月14日上周日热热闹闹的开场了。 整个唐人街带着传统节日的色彩,欢乐的人群和舞动的大龙。 今年的庆祝中国新年活动覆盖了整个城区,联邦广场,南岸,港区和维多利亚女王市场都有节日装饰和庆祝活动。 联合庆祝中国新年的主管简·内森(Jane Nathan)和墨尔本的城市营销组合主管贝弗利·平德尔 – 莫蒂默(Beverley Pinder-Mortimer )议员赞扬了所有墨尔本中国文化社团对这次庆祝活动的合作精神。 市政议员平德尔 – 莫蒂默说,2016年的成功预示着明年全市庆祝活动的灿烂前景。

市中心 已近2万户住家

    墨尔本市政府最近的一个报告发现,自2010年以来,市中心住户的数量已上升了60%。 从上个月公布的土地使用和就业普查(CLUE)最新数据得知,目前墨尔本市中心约有1.92万户住家,相比2010年,那时约有1.19万户住家。 这个普查提供了有关经济活动的信息,跟踪土地利用之变化和确定就业的主要趋势。这些数据的收集是在墨尔本市中心通过对每个商家面对面访谈而得知的。 这个土地使用和就业普查(CLUE)的数据还发现,自2005年以来,在CBD就业人数上升了20%,由18.2万上升至21.9万。 前三位CBD雇人行业分别为商业服务(超过4.9名雇员),金融保险(超过3.5名雇员)和公共管理和安全(超过2.5名雇员)。 由于雇员数量的增加,可想而知用于CBD最大空间的是办公面积,超过300万平方米。 其次是住宅面积,超过120万平方米, 以及7.4万多平方米的CBD商业停车场。 CLUE的最新数据还发现约30.96万平方米的CBD空间目前正在建设之中。

市政议会选举的战线拉开

Shane Scanlan撰稿     十月份似乎还很遥远,但今年墨尔本市政议会选举的紧张局势正在逐步上升。在这个可能的持久战中,第一个遭遇战是2月16日召开有关针对选举投票方法的未来墨尔本委员会会议。 该选举的战线在不长的时间里就形成了- 由道尔(Doyle)及其“商家”议员团队斯蒂芬·梅恩(Stephen Mayne)和肯·翁(Ken Ong)利用他们占优势的人数来击败四位“住户”的绿党和工党议员。 这样一个七比四的模式有可能一开始就成为选举事务的常态。“商家” 一边的战线是道尔(Doyle), 莱利(Riley), 武德(Wood), 罗维(Louey), 平德 – 莫蒂默(Pinder-Mortimer),梅恩(Mayne) 和 翁(Ong) (道尔团队)。“住户”一边的战线是绿党议员奥凯(Oke)和莱珀特(Leppert)以及和工党一致的议员福斯特(Foster)和沃茨(Watts)。 到目前为止,只有道尔, 奥凯和莱珀特议员已经宣布参加10月22日的竞选。 墨尔本独特复杂的选举制度由历届州政府设计并且改进了几十年,以防止“卑鄙之人”的因素(不管是什么肤色)进入这个最佳居住城市的市政议会。 选举所使用的主要方法是在一个非划分的都市里,允许每个商家有两份选票,而住户限于一票。此选举系统的辩护者声称其合法性是通过市政费上缴的相对性等同其代表性。 选择邮寄投票或者去投票站出席投票,这两种方法对商家或者住户都没有什么更多的优势。 尽管如此,在2月16日的会议上住户议员们提出增加一种出席投票的选择,而不是目前只有一种邮寄投票方式,但遭到商家议员们的反对。 选举制度的选择是市政议会唯一能够作出与选举有关的决定。

Even more in love with Melbourne’s CBD

Merilyn Parker and partner Wells Trenfield are big fans of the CBD, but love it even more after winning a dinner for two at one of the city’s best restaurants. Merilyn’s submission to Residents 3000’s recent survey of city living was randomly selected as the winner. The pair actually live in Clifton Hill, but have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