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rticles

Search for CEO

The search for the City of Melbourne’s new CEO is on in earnest with advertisements appearing in major newspapers from October 19. Recruitment firm Davidson has been appointed to find a replacement for Ben Rimmer who leaves the council in December after a four-year term. An employment committee of four councillors, chaired by independent consultant

Sewer upgrade delayed

By Jacklyn Yeong Spencer Street’s sewer upgrade schedule has been pushed back to be completed by early 2019 instead of the end of this year.  The project started its major works last October primarily in Spencer St between Flinders Lane and Little Lonsdale St.  The installation of a second sewer pipe complements the current sewer

Greens earmark tram routes for upgrade

By David Schout The Greens have announced the seven tram routes they will upgrade first as part of a $6.5 billion pre-election promise. These include Melbourne’s second and third-busiest trams: routes 109 (which runs through Collins St) and 86 (Bourke St). It also includes the ever-busy number 11 tram (Collins St) and the at-capacity route

Students take on public art

By Niccola Anthony  Secondary students from two schools in Melbourne’s western suburbs have created a unique public mural at RMIT’s LaTrobe St campus. 27 year-nine and year-ten students from Wyndham Central College in Werribee and Hume Central Secondary College in Broadmeadows came together for the four-day SmArts program, delivered through a partnership between RMIT and

幼鹰的飞行准备

撰稿 David Schout 自10月初的幼鹰孵化以来,墨尔本最受关注的游隼幼雏准备开始自己的生活啦。 这三只游隼幼雏出现在位于考林斯(Collins)街367号楼顶上由志愿者制作的鸟巢中,数千人在开发商Mirvac资助的24小时网络摄像头上观看着这一过程。 幼雏的父母们做得很好,忙于满足幼雏的饥饿需求,并为幼雏的起飞做准备。 第四只雌性蛋没有孵化成功。 与去年10月的情况不一样,这次的雏鸟看起来很健康。去年有两只雏鸟吃了被认为有毒的鸽子尸体后死亡。 自2016年以来,网络摄像头吸引了许多观众——从观鸟者到对游隼行动普遍好奇的人。 今年这个脸书(Facebook)上的专门页面,在两个月内从200个成员增加到近3000个成员,人们的兴趣激增。 这个兴趣网页的管理员利·斯蒂勒德(Leigh Stillard)与维多利亚州游隼项目负责人维克托·赫尔利(Victor Hurley)博士在网上进行了一系列问答。 期间赫尔利博士就他研究了几十年的一个隼品种,提供了他的见解,包括回答每个人都在问的问题:接下来会怎样? 赫尔利博士说:“幼雏的飞行羽毛会从24到28天开始生长”,“在那个阶段,你将开始看到黑色的飞行羽毛长出来,从那以后,它们会花很多时间锻炼翅膀的肌肉。”

女王市场政治新况

Shane Scanlan 撰稿 墨尔本市政正处在其“协商民主”进程的中途,希望将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重建项目重新拉回到轨道。 一个由40人组成的“民众小组”计划再举行两次会议,于11月7日结束,然后被要求向市政推荐一个确保市场未来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 市政私下希望该小组会和他们有相同的结论——一个地下三层设施的方案。但是批评者已经在质疑这个过程,如果真是这种结果则会进行声讨。 今年3月,当维多利亚遗产局(HV)拒绝批准拟建地下室的许可时,市政陷入了困境。但是上任不久的市长莎莉·卡普(Sally Capp)说服了她的同事,民众小组是唯一可以让方案继续进行的途径。 卡普议员在这个协商方式上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资本(甚至会更多),其结果很可能成为她2020年连任市长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市政所面临的一个明显尴尬之处,即是否邀请维多利亚女王市场之友(Friends of Queen Victoria Market),这个直言不讳的批评机构,进入讨论桌面。 联合召集人玛丽·卢·豪伊(Mary-Lou Howie)被接纳,她面临双重责任的挑战: 一方面要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项任务,另一方面又要忠实于她的许多(更激进的)选民。 豪伊女士已经公开报告了她的经历,并对这个进程提出了一些关注。在她10月18日的长篇脸书帖子中说道,10月13日全天的研讨会使该小组“引向了”市政所希望的地下层方案,她质疑了研讨会开始讨论的许多假设。 豪伊女士在总结发言时要求在未来的会议上,能出示维多利亚遗产局在3月份拒绝市政遗产许可申请的详细原因,并且邀请经营商出资聘请的建筑师约翰·麦克纳布(John McNabb)到会,亲自介绍他的替代解决方案。麦克纳布的方案是不需要地下挖掘,但会改变女王市场1.5公顷的地面停车场下的历史墓地,市政希望将这个区域改建为市民开放空间。 如果拒绝麦克纳布先生参与这次讨论的机会,那么市政所声称的这个公开和独立的程序将受到严重破坏, 除非民众小组本身表示对此不感兴趣。 相关消息显示,市政正在组建受托人委员会,并且正处竞投兴趣表达阶段,认为这是一个更具代表性的QVM后续管理模式。 他们聘请了一个独立的招聘公司SHK Asia Pacific,将招聘三名经营商和两名客户(一名是土著居民或托雷斯海峡岛民),加上市长莎莉·卡普、罗翰·莱珀特(Rohan Leppert)议员、杰基·瓦茨(Jackie Watts)和QVM的董事会成员简·霍德尔(Jane Hodder)和简·芬顿(Jane Fenton)作为该委员会成员。 递交竞投兴趣表达书将于11月5日截止。

你可曾知道要进行选举吗?

撰稿 Shane Scanlan 如果你住在墨尔本市中心(CBD),可能不会注意到11月24日有一个维多利亚州的选举。 墨尔本两个更新的选区,CBD和道克兰(Docklands)已经成为无候选人的虚拟选区,候选人更多地住在我们传统的市内北部。 尽管市区住宅人口激增,但我们那些人口集中的公寓大楼里,登记的选民相对较少,不方便“上门宣传”,或者“散发宣传材料”。 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 VEC )的数据显示,大约四分之一( 26.3 % )的CBD居住人口登记投票选举,(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37975个居民中有33203名是20岁以上的居民)。至今年9月5日,只有8750名当地居民登记选举。 考虑到我们市区居民的短暂性,仍然居住在这里的实际选民人数可能会大大减少。 对这群选民来说,对政治候选人的不感兴趣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群体,不登记选举,不被列入“选民注册簿”,居住在大门紧锁的公寓里,还有着私人的邮箱,甚至不会在这个公寓里呆很长时间。 但是,即使情况并非如此,而政治家们是否有兴趣去联系这些居民也值得怀疑。 在2014年选举中战胜工党的詹妮弗·坎尼斯(Jennifer Kanis)而获胜的绿党现任议员,埃伦·桑德尔(Ellen Sandell)仅占墨尔本席位的2.4%。 因此,你可能自然想到工党会加倍努力,争取赢回来。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坎尼斯女士最近做了该党可能期望候选人做的事情,要么在这儿对某个社区团体讲话,要么在火车站与上下车的人见面,但是似乎并没有真正使出了什么力。 从外表上看,工党似乎已将席位让给了绿党。 而自由党甚至没有给墨尔本选民一点尊重,根本没有指派该党的候选人。

严罚乱扔烟头

撰稿 Shane Scanlan 市中心的居民痛恨他们的街道和巷道成了巨大的烟灰缸,希望对那些吸烟者和商家进行教育或处罚。 居民团体EastEnders和Resident3000都热烈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并且明确需要进一步做什么。 居民团体EastEnders主席珍妮·埃尔珊姆(Jenny Eltham)希望墨尔本市首先开展一项公众教育运动,告知吸烟者,扔一个烟头会花费他们高达$622。 埃尔珊姆说:“乱扔烟头的罚款相当严厉——熄灭的烟头为$317;点燃的烟头增至$622”。 她说,商家企业也需要接受教育,让他们知道,员工或顾客乱扔烟头,甚至超出他们经营场地范围的乱扔烟头都会被罚款。 她还说“商家还需要保持其场所周围区域的清洁。墨尔本市的地方环境法律规定对不遵守这些要求的商家处以高达$500的罚款”。 埃尔珊姆女士建议,这次教育活动结束后,采取一次执法行动来清理这座城市。 本报了解到墨尔本市政9月份发出了275张乱扔烟头的违规罚款单。 然而,埃尔珊姆女士认为市政可以做得更多,并指出布里斯班市政,据说去年从乱扔烟头的罚款中筹集了150万澳元。 她说:“布里斯班市政去年针对热点地区乱丢烟头的罚款收入达150万澳元”。 她说:“各级政府忽视了香烟垃圾的问题,尽管已经制定了可采取行动的法律和规章制度,但几乎没有采取积极和直接的行动”。 “执法力度甚小。继这次教育运动之后,第二阶段显然应该增加当地法律团队的人员。墨尔本市政有机会发挥其领导作用,为CBD的舒适环境做出重大贡献”。

QVM political update

By Shane Scanlan The City of Melbourne is half-way through its “deliberative democracy” process, which it hopes will get its Queen Victoria Market (QVM) redevelopment back on track. A 40-person “people’s panel” has two more sessions scheduled, concluding on November 7, before it is asked to recommend to the council an infrastructure solution to secure

Charity volunteers reeling

The dedicated and long-serving volunteers on the Lady Mayoress’s Committee (LMC) are reeling after being dumped by the City of Melbourne. Committee member Gabriella Stefanetti said volunteers were left shocked, confused and angry after being told in June their services were no longer required. She said that, since then, it had emerged that the committee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