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

市政议员坚持女王市场改造计划

撰稿 Shane Scanlan 墨尔本市政议员非但没有放弃维多利亚女王市场修建地下三层的希望,反而更坚定了原来的计划。 在5月15日的墨尔本未来委员会会议上,他们坚称自己没有让步,也没有搁置这个项目。 他们说,他们正在以最实际的方式来实现所期望的结果。 部分议员表示,市政甚至可能会向维多利亚文物保护署申请同样的许可证,即拆除及更换半个顶棚A、B、C及D,以挖掘建造地下三层。 维多利亚文物保护署( heritage Victoria )今年3月拒绝了该工程的许可证,称所提出的改造级别并不符合市政的业务案例。 代理市长埃伦•伍德( Arron Wood )是争议最强烈的人士之一,他表示,他“不情愿”地准备放弃法律上诉,只是感到新的申请更有可能实现所期望的结果。 但是他指出,新的申请可能与3月份被拒绝的申请没有太大区别。 他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提出一个全新方案。这是一个修改的方案”。“因此,这可能意味着,许多我个人认为很重要的因素都会在新申请之中,只是我们寻找一种不同的方法来实现–对其进行分析和分阶段操作,表明其可操作性,并提供业务案例。” 凯西·奥克(Cathy Oke)议员说:“这并不意味着新方案有任何不同,我认为现在摆在桌面上的问题与五年之前非常相似。” 议员菲利普•刘乐(Phillip Le Liu)和苏珊•莱利(Susan Riley)投票反对提出新的申请,说市政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并主张采取法律手段上诉。 刘乐问道“我们怎么去尊重那些并不真正尊重我们的人?”。 “我不支持提出新的申请。我认为我们有非常充分的理由提出上诉或进行司法审核。” 莱利议员说:“我认为维多利亚文物保护署作出了一项非常粗拙的处理。我想他们只是在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或尊重墨尔本市政的情况下,硬逼着我们这么做。” 她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与之抗争。说实在的,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在拒绝之前不能和我们沟通一下。我只是觉得这是完全不公平和不合理。”

新市长莎莉·卡普

莎莉·卡普(Sally Capp)正式补选为墨尔本市新市长。 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 VEC )于5月18日宣布,卡普女士得票数超过其次的候选人杨千惠( Jennifer Yang )而获胜。 在偏好投票分配完之后,卡普女士获得了53%的选票,杨女士获得了47%的选票。

垃圾车噪音 市政无对策

撰稿 Shane Scanlan CBD居民为寻求缓解夜间垃圾车噪音,将对墨尔本市政最新的垃圾处理策略感到非常失望。 5月15日,在墨尔本未来委员会会上,市政提出了2030年废品和资源回收策略草案,取代了先前的计划策略以及原先的三年计划。 这个策略草案显示了这个问题并无改进,而越来越糟糕。目前在市政注册的废品公司约有40家,在CBD用大卡车收集垃圾。2016年注册的此类公司为36家。 刚过期的《2015-18年废品和物资回收计划》的作者,前市政工程师杰夫•罗宾逊( Geoff Robinson )至少试图要解决这个问题。他的计划似乎永远都不够充分,但他至少提出了六个垃圾压实机“试点”,居民可以免费使用这些压实机来堆放垃圾。 以这些能覆盖CBD所需的数百台压实机的成本,即每台10万元和每年每台15万元的运营成本,就注定该计划会泡汤。 但是罗宾逊的计划至少包括了明确的成本计算和实施时间表。 新的2030年废品和物资回收策略草案几乎没有确认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而提出了一个更为渺茫的解决方案。 市政在关于社区参与的总结报告中提到,据告知:“有大量废品公司卡车仍在市中心运营,造成大量噪音问题。” 其答复是:“草案承认废品管理对环境的影响,并力求通过一系列措施来减少这些影响。” 如果在找到草案中的所谓“一系列措施”之前,这可能是一个令人鼓舞的答复。 市政把“减少垃圾收集对市容的影响”列为四个优先解决事项之一。但在提出解决办法时,却差之甚远。 在这个优先解决事项的“措施”标题下,市政表示将: “执行 — 审查现有的垃圾收集许可证制度及‘限制出入区’,以找出进一步改善市容的潜力; 合作 — 会同废品行业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审查市中心垃圾收集情况;以及 执行 — 扩大现有的市中心垃圾压实机和回收中心网络,重点放在咖啡馆和餐馆数量多的区域。”

前议员福斯特受行为约束

撰稿:Shane Scanlan 前墨尔本市议员理查德•福斯特( Richard Foster )因在布鲁克•万丁( Brooke Wandin )被非法提名为2016年墨尔本市议会选举候选人中扮演的角色,而受到法庭“良好行为约束”的处罚。 尽管是他安排万丁用他的肯辛顿(Kensington)家庭住址注册,后来又“举报”她至维多利亚选举委员会( VEC ),而且从开始就拒绝与地方政府工作督导处合作。 地方法官格雷姆•凯尔(Graeme Keil) 认为福斯特的行为是一个严重的违法行为,而且干扰我们的民主体系。他说,民主自由难以获得,但失去容易。 他说,否则福斯特先生“是一个好人”,他的动机是帮助那些不幸的社会成员。 福斯特先生的律师詹姆斯•卡特林(James Catlin)声称,福斯特先生在看到万丁女士的证人证言之前否认这项指控是合理的,而证人证词在2017年年中才提供给他。 卡特林先生把他的当事人描述成万丁女士的同伙,他说,作为平等,她也应该受到转化或者约束处罚。 但检察官伊丽莎白·鲁德尔(Elizabeth Ruddle)根据福斯特的“犯罪后”行为进行了驳斥,她指出,万丁女士从调查一开始就一直持合作的态度,而福斯特先生却没有认罪,还提供了“虚假的否认声明”。  

重新考虑女王市场?或停止重建?

作者:Shane Scanlan 如果墨尔本市政府决定取消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的重建项目(不在A,B,C和D棚下挖地下层),这也是在情理之内的。 维多利亚遗产委员会上个月拒绝了临时拆除棚屋以允许挖掘地下层所需的遗产许可证,从而使市政蒙上了一层阴影。 市政正在探索对遗产委员会提出上诉,如果上诉失败,那么完全放弃这个改建项目也不会感到惊讶。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该市场将继续长期下滑,客流量将进一步下降,更多的交易商将离开,老化的基础设施将继续老化。 “博物馆”将被保留下来,胜利者将享受一种空虚和短暂的幸福感。 17与此同时,该处的房地产价值将继续上升。 市政一直以来的工作重点,都是把女王市场的1.5公顷停车场改作其它用途,以造福社会。但奇怪的是,它选择了在一场“关怀竞赛”中打(赢和输)公关战。 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声称代表交易商的观点和利益。双方都说他们热爱这种交易的勇气、方式和气氛。 在这个战场上战斗,市政很容易被打败。在这个问题上,新来的市长候选人莎莉·沃哈夫(Sally Warharft)在4月5日与一群CBD居民交谈时总结了公众的看法:“在这个21世纪,如果不把这个市场拆开,在它下面挖地下三层,一点一点地重建它,让它拥有前所未有的亮丽,我们就无法确保这个市场的完整性吗?”。随后响起了一片掌声。 市政未能妥善沟通的是,如果没有地下层,就无法取代停车场南侧富兰克林商店目前的交易商仓库。  

市长候选人见面会

市中心居民协会Residents 3000组织了 4月5日的“市长候选人见面会”,从而帮助投票人了解哪个候选人对CBD的问题有更好地了解和关注。 虽然墨尔本市市长补选的提名尚未结束,但六名候选人出席了在开尔文(Kelvin)俱乐部举行的会议,他们是:莎莉·卡普(Sally Capp)、卢克·唐宁(Luke Downing)、肯·昂(Ken Ong)、罗汉·莱珀特(Rohan Leppert)、莎莉·沃哈夫(Sally Warhaft)和杨千惠(Jennifer Yang)。 在有关无家可归和露宿等更高层次的问题上,所有候选人都能分享他们的见识,以及对这个超越邮政编码3000边界的问题之看法。 候选人对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的重建也有很多看法。 但是一旦深入到当地生活的实质问题,如第三方规划上诉权、住宅大厦的短期出租公寓和商业垃圾收集政策,他们的见识差距就迅速拉大了。 这个时候,在任议员和前任议员自然占优势,经验较少的候选人有的承认自己缺乏经验,并表示愿意学习,也有的不懂装懂。 说实在的,在消息灵通的听众面前不懂装懂,是一个不明智的策略。 与会者将在5月11日前填写选票对所有候选人进行评分投票并通过邮寄方式返回。选票将于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以邮寄方式寄送给注册的选民。

保守派选民将迷失方向

维州自由党委员会在4月28日考虑是否让墨尔本市的候选人参选11月的州选举,这可能会让CBD中的保守派选民迷失方向。 墨尔本市在州议会中的席位是自由党正在考虑要放弃的市中心席位之一。此想法的动机是希望把资源集中在有获胜机会的席位上。 但是墨尔本市议员菲利普•刘乐(Philip Le Liu)认为,这个策略将会消除自由党在墨尔本所取得的所有成果和进展。 刘乐议员说,墨尔本市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迅速变化,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居民和退休人员在他们原来所住区域的大房减小后,选择住在市中心。还有人指出,墨尔本市有一个很大的华人社区,他们倾向于保守派。 刘乐议员说:“这一策略在其它地区可能会发挥作用,但是在自由党选票增加之时,放弃墨尔本将是灾难性的,并使多年来的辛勤工作化为乌有”。他还说:“在我看来,随着年轻的专业人士进入市中心公寓生活,自由党的选票数将继续增长。” 在2016年联邦选举中,刘乐议员是自由党候选人,他领先于工党,获得了25.5%的初选选票。在2014年的州选举中,自由党候选人埃德·亨廷顿(Ed Huntington)也就获得了24%的初选选票(8913票)。 刘乐议员说,最终的行动方针还将由该党来决定,但他提醒说,如果自由党撤出墨尔本市,那么在试图返回之前,几代人的努力将付之东流。他还警告说,这个决策将影响该党在立法院(上院)市区北部议席的机会,还会耗费该党至关重要的选举资金。

连锁店因欠薪受罚

Lina Le 撰稿 墨尔本市中心一家7-11(7-Eleven)连锁店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10月期间对三名国际学生雇员少付了$6674工资而受到起诉。 公平工作仲裁专员已经对夏菁琪(Xia Jing Qi,音译)有限公司进行了法律诉讼。2017年3月以前,该公司在威廉(William)街开设过一家7-11连锁零售店,该店的前任经理林爱玲(Ai Ling‘Irene’Lin,音译)当时还持有学生签证。 三名雇员都是来自中国的学生,年龄在21至24岁之间。 资料显示,连锁店总部为了确保员工获得合法的最低工资,安装了高科技的工资系统。之后这三名学生员工被要求必须每周向店内的保险箱或林女士的银行账户返回款项。于是这些员工的小时工资从$8.53到$26.52不等了。 夏菁琪也违反了工作场所的法律,向公平工作仲裁专员提供了与7-11连锁店有关的虚假或误导性的记录。 夏菁琪有限公司(Xia Jing Qi)及其唯一董事夏菁琪还面临第二项指控,涉嫌在墨尔本中央购物中心的味千拉面店的另一名外籍员工少支付$9616工资。 据称,该员工在2016年5月至10月期间收到每小时$11.50的工资,在最后一周的工作时间内,只收到每小时$3.98的工资。 这些小时工资大大低于“2010餐饮业工资规定”的法定最低小时工资,临时工补贴和加班补贴率。 以上两起案例,所欠工资均已偿还。 该连锁店被处以每次违规罚款高达$54000,而林女士和夏女士将面临每人每次违规罚款高达$10800。 为了遏制类似的违规行为,正在寻求一项禁止该公司在零售和餐馆店对员工欠薪的禁令。

市政CEO掩盖大律师调查

Shane Scanlan 撰稿 对前任市长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指控的全面程度可能永远不会被知道,因为市政行政首席执行官本·里默尔(Ben Rimmer)试图抹杀他去年12月开始的百万澳元调查。 毫不奇怪,罗伯特•道尔先生2月份辞职后,维多利亚州最隐秘的市政议会领导人现在正竭尽全力保留其所剩的声誉。 3月13日,里默尔先生向市政议员和公众发布了来自皇家大律师调查员伊恩•弗莱克腾 (Ian Freckelton)所谓的“第一报告”,这份100页的报告他只发布了805个字。 他的时间策略,舞台管理和下午4点特别市政会议的会议内容以及由此产生的人生戏剧和伤感,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来掩盖他抹杀调查过程的意图。。 当时市政会议室里“灯光、相机、动作”正好赶上夜间新闻公告。当天的新闻里充满了道歉、眼泪、拥抱和议员们让墨尔本市变得更美好的承诺。 会议前他只给了议员们短短几个小时(新闻界只给了一小时)来消化他精心制作的3345字报告,不出所料当时的戏剧情景就成了舞台中心了。 里默尔先生是一位非常精明的官员,正像古罗马人一样,通过提供“面包和马戏”来控制他们的人数。 那天晚上不太引人注目的是里默尔先生选择性地发布了一些相对无关紧要的内容。 他的材料对公众已知的小部分人指控没有任何新增内容。而这份“第一报告”故意局限于凯西•欧克Cathy Oke议员和前议员泰莎•沙利文(Tessa Sullivan)有关的事宜(尽管不一致地提到公众也已知的墨尔本健康事件,里默尔先生称之为还有“进一步指控”)。 提到“进一步指控”,意指只有三名女士对道尔先生提出了投诉。可事情不是这样。本报了解到,自沙利文议员于12月15日呈上35页的投诉信后辞职,许多投诉人已经联系了弗莱克腾博士。 如许多其他方面一样,里默尔先生的报告对投诉人的数量没有提及。 他说“第一报告并没有考虑到与道尔先生行为有关的其他人(本报强调)提出的其它事项”。 他继续说道:“这些与道尔作为市长角色有关的事情,可能(本报强调)成为进一步报告的主题。” 有没有进一步报告的决定性因素在于是否有人注意到或关心迄今为止的细节缺乏,这是否太愤世嫉俗了? 里默尔先生说,他的3月13日的9页报告是摘自第一报告的“执行摘要”。 这与他2月6日发布的通知大相径庭,通知称会有一份“临时报告”,然后是“最终报告”。 当时他表示,“临时报告草案”已于1月30日提供给了道尔先生。  

市长选举是一场博彩

Shane Scanlan 撰稿 本月墨尔本投票选举新市长,但获胜者并不一定是最受欢迎的。 没有像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这样一个在竞选中占主导地位人物(2016年他的主要得票率为45%)参选的情况下,这次竞选范围太广了,而且获胜者很可能是候选人排名的组织者。 最终获胜者甚至有可能只获得最少的主要选票。目前就有一位墨尔本市政议员,在2016年只获得了1534票。 墨尔本市政的投票选举不同于其他任何市政,其特殊的选举制度已经随维州工党和联合政府的愿望而演变,以防止其州首都市政议会落入地方和狭隘的利益集团手中。 这样公平吗?民主吗?是腐败吗? 但这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最低的投票参与率 首先,墨尔本的选民参与率最低。 2016年,只收到55%的合格选民选票。 墨尔本的选民资格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为广泛,这就可以用来解释其极差的投票率。 2016年该市的估计居住人口为148000人,但其中只有54791人在州选举名册上注册。 另外有77939名选民在墨尔本市政的选民册上,加起来合计133801名合格选民(在增加1607名和删减536名之前)。 数字显示,有数万名未注册的居民。毫无疑问,有很多注册的选民甚至不知道他们需要投票。 可是还有其他因素可以解释两年前投票参与率低的问题。   邮政 当今有多少人会信任澳大利亚邮政能把正确加贴邮资的邮件送达目的地? 墨尔本市政选举纯粹是通过邮递投票进行的。选票必须经过邮政系统的两次邮递,一次是从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VEC)邮递到选民,第二次是让选民将选票寄回VEC。 这个系统是开放的而且也常常被滥用。在选票邮件抵达的当天,信箱中的选票邮件被盗窃的事情比比皆是。数百人(如果不是数千人)丢弃了那些以前居住在该地址的选民邮件。 而且VEC没有与实际登记的选民相匹配的签名,因此无法验证所收到的选票是否真实。 除了所有这些潜在的系统滥用之外,对那些不在的物主选票通常会发给他们的房地产代理,然而也没有对这些选票的去处进行审计。   不公平的选票分布(Gerrymander) 墨尔本市政选举独特,商家给与两张选票,而居民仅给一票。支持这种异常的选票分布比率是根据市政运作费用来自于商业税的比例。 批评人士说这是不公平的。但是这种方式削减了两方面。每个住宅最多可以有两名租客在市政注册选举,而且他们甚至不必是澳大利亚公民。唯一的先决条件是他们在申请截止前(3月16日)已经在该地址居住了一个月,而且无需居住证明。   假象和傀儡 和其他维多利亚州的市政选举一样,候选人通常会招募一些人按他们的方式进行候选人排名。 和过去一样,选民可以期望在候选人中进行挑选,这些候选人的唯一角色是吸引或阻止可能流向对手的选票。 绿党是在地方政府选举中唯一正式认可候选人的主要政党。工党和自由党的利益是非官方的,但又是混在一起的。 各党派和候选人的动机不同。对于工党来说,首先要阻止绿党在市政内部的影响力。上次选举,作为对绿党野心的遏止,罗伯特•道尔得到了工党的支持。 成功的候选人将是候选人排名协议中的最佳排名者。对于选民和候选人来说,这只是一场博彩。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