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

市长选举是一场博彩

市长选举是一场博彩

Shane Scanlan 撰稿 本月墨尔本投票选举新市长,但获胜者并不一定是最受欢迎的。 没有像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这样一个在竞选中占主导地位人物(2016年他的主要得票率为45%)参选的情况下,这次竞选范围太广了,而且获胜者很可能是候选人排名的组织者。 最终获胜者甚至有可能只获得最少的主要选票。目前就有一位墨尔本市政议员,在2016年只获得了1534票。 墨尔本市政的投票选举不同于其他任何市政,其特殊的选举制度已经随维州工党和联合政府的愿望而演变,以防止其州首都市政议会落入地方和狭隘的利益集团手中。 这样公平吗?民主吗?是腐败吗? 但这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最低的投票参与率 首先,墨尔本的选民参与率最低。 2016年,只收到55%的合格选民选票。 墨尔本的选民资格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为广泛,这就可以用来解释其极差的投票率。 2016年该市的估计居住人口为148000人,但其中只有54791人在州选举名册上注册。 另外有77939名选民在墨尔本市政的选民册上,加起来合计133801名合格选民(在增加1607名和删减536名之前)。 数字显示,有数万名未注册的居民。毫无疑问,有很多注册的选民甚至不知道他们需要投票。 可是还有其他因素可以解释两年前投票参与率低的问题。   邮政 当今有多少人会信任澳大利亚邮政能把正确加贴邮资的邮件送达目的地? 墨尔本市政选举纯粹是通过邮递投票进行的。选票必须经过邮政系统的两次邮递,一次是从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VEC)邮递到选民,第二次是让选民将选票寄回VEC。 这个系统是开放的而且也常常被滥用。在选票邮件抵达的当天,信箱中的选票邮件被盗窃的事情比比皆是。数百人(如果不是数千人)丢弃了那些以前居住在该地址的选民邮件。 而且VEC没有与实际登记的选民相匹配的签名,因此无法验证所收到的选票是否真实。 除了所有这些潜在的系统滥用之外,对那些不在的物主选票通常会发给他们的房地产代理,然而也没有对这些选票的去处进行审计。   不公平的选票分布(Gerrymander) 墨尔本市政选举独特,商家给与两张选票,而居民仅给一票。支持这种异常的选票分布比率是根据市政运作费用来自于商业税的比例。 批评人士说这是不公平的。但是这种方式削减了两方面。每个住宅最多可以有两名租客在市政注册选举,而且他们甚至不必是澳大利亚公民。唯一的先决条件是他们在申请截止前(3月16日)已经在该地址居住了一个月,而且无需居住证明。   假象和傀儡 和其他维多利亚州的市政选举一样,候选人通常会招募一些人按他们的方式进行候选人排名。 和过去一样,选民可以期望在候选人中进行挑选,这些候选人的唯一角色是吸引或阻止可能流向对手的选票。 绿党是在地方政府选举中唯一正式认可候选人的主要政党。工党和自由党的利益是非官方的,但又是混在一起的。 各党派和候选人的动机不同。对于工党来说,首先要阻止绿党在市政内部的影响力。上次选举,作为对绿党野心的遏止,罗伯特•道尔得到了工党的支持。 成功的候选人将是候选人排名协议中的最佳排名者。对于选民和候选人来说,这只是一场博彩。

市区租房 竞争激烈

撰稿:Sunny Liu 国际学生在大学新开学伊始,争抢出租公寓,CBD的租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困难。 据地产中介称,看房人数一直居高不下,CBD一个公寓单元出租竟有多达100人看房。 Hocking Stuart地产公司CBD分公司租房经理苏丝•英格利斯(Suzie Inglis)说,CBD租房市场在每年的二、三月份最繁忙。 她说:“租房竞争之激烈,今年更为如此,许多学生迫不及待地要在他们大学开学之前租到房子。” 英格利斯女士说,最近的一次Little Lonsdale 街上装修过的三卧室单元开放看房时,大约有40批人来看房,几乎所有来看房的人都是海外学生。 她说,大多数渴望租房的都是国际学生,希望在CBD的北面能签到租约,特别是在Elizabeth, A’Beckett 和 Franklin 街上的高楼公寓。 她说:“我一般在房子租出之前会安排三到四次开放看房,但是今年的这个时间每个公寓只要一次开放看房就租出了。”  

外籍租客 亦可投票

非澳大利亚公民租房者也可以在今年五月的墨尔本市长选举中投票。 在墨尔本市内租用交市政税的房屋超过一个月以上,并具有18岁以上的租客,都有资格参加投票。 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VEC)已经证实了这项规定,也就是说,国际学生也能够参加选举。 VEC的传讯经理迈克•拉加斯特斯(Mike Lagastes)告诉“都市新闻报”,有关墨尔本市政选举的资格规定要比其他城市更为复杂。 他表示,应纳税物业的商业或住宅租房者都有资格在3月16日起向墨尔本市政申请投票注册。 本报提问,如果有6名国际学生共租一个房屋怎么办?拉加斯特斯先生说,所有人都有资格参加投票。 然而,墨尔本市政的官网却表示,每个房屋只有两名租房者可以注册。 市政对租客的选民注册表格(选民名册-表格D)中没有要求租赁记录的证据, 只要求申请人申报并签署如下: 我是第1部分中规定的应纳税物业的占居者; 我并不已在选民名册上的; 我是这个市区的居民。

市长选举

墨市居民和商家将在今年5月的补选中投票选举墨尔本市市长。 前市长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在其9年任职后,于2月宣布辞职,而导致市长职位的空缺及补选。 该职位的提名将于4月5日开始,并于三个工作日后的4月10日星期二中午截至。 市长候选人和选民将于3月16日星期五的下午4点开始注册选举活动。 此次选票将完全通过澳大利亚邮政进行邮寄,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VEC)将在4月23日至4月26日期间向选民邮寄“选举信件包”。 候选人必须在4月11日之前向VEC发送其陈述和照片,以便纳入选举资料。 选票必须在5月11日星期五之前寄回VEC。 70岁以下的注册选民,投票是强制性的。 每个居民都有权投一票,租赁的或拥有应纳税物业的商家,有权投两票。  

市政府被指责掩盖员工腐败

墨尔本市政拒绝讨论有关去年9月被解雇的高级经理之腐败的指责。 都市新闻报了解到,由于有人举报,经市政内部调查,导致该官员被立即解雇。 然而,现职的市政工作人员最近联系了本报,声称管理层掩盖丑闻。 都市新闻报 联系了去年8月下旬被解雇的8位前市政雇员中的一些人,他们就在这位高级经理被解雇之前,在同一部门被先即解雇的。 对有关欺诈和欺骗的行为已有举报,但是还没有提供具体的证据。 本报质问墨尔本市政: * 能否确认解雇的理由? * 市政是否已将该官员的行为向警方报案? * 如果没有,为什么? 市政发言人布罗迪•博特(Brodie Bott )回复:“墨尔本市政不对个别工作人员发表评论。对有关欺诈、腐败或任何不当行为,墨尔本市政将依照一贯程序要求来进行报告。”

非澳洲公民也可以参与市政选举

Sunny Liu 撰稿 在墨尔本前市长罗伯特·道尔于二月份因丑闻辞职后,五月份将会有一场市政选举。 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非澳洲公民也可以参与市政选举。 选举人只需要在墨尔本市政府管辖区域内租住房或商业房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并且满18岁。那么这也意味着留学生也可以投票选举市长。 在市中心这样的留学生聚居的地方, 留学生的票将会对市长选举有特殊的影响力。 对于很多没有体验过参与政治选举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参政议政的机会。 若想参与市政大选,选举人需要在3月16日下午4点之前通过市政府注册。 大家可以登陆墨尔本市政府的官方网站,填写表格来注册。 注册成功后,维多利亚政府选举委员会将会寄选举表给选举人的住址,然后选举人填写好之后再邮寄给选举委员会。 一旦注册,选举人就必须参与选举,否则会被政府罚款。  

墨市政府 – 闭门决策之最

墨尔本市仍然是一个最隐秘的大都市市政,其中四分之一以上的决策是闭门造车的。 州政府12月1日公布了对地方政府绩效的年度调查报告,墨尔本市政在涉及决策公开方面做得越来越差。 在2015至2016年度,墨尔本市政作出的秘密决策数占26.65%,但上个财政年度却高达28.85%。 作为借口,市政说这一年度整体决策数量较少,导致秘密决策数量比例较高。 市政还表示:“相比2015-2016年度的105个秘密决策,上个年度的秘密会议决策的总数实际上减少到了90个。 整个维州的秘密决策数平均为9.49%,近年来一直在稳步下降。 维多利亚州内有两个地方市政在2016-17年度,其所有的决策都是公开的, 一个是大丹德农(Greater Dandenong)市政, 另一个是亚历山大·希尔山(Mt Alexander Shire)市政。 东吉普斯兰(The Shire of East Gippsland)市政的这方面的纪录最差,达41.5%,但他们解释说39个秘密决策中的34个都与合同事务有关,不像大多数市政,他们的市政议会没有权力把决策权下放给市政官员。 这次公布的维州范围内秘密决策数量百分比中,大都市中继墨尔本之后的下一个最坏纪录的市政是弗兰克斯顿(Frankston)占17.4%,在远郊的市政议会中,最差的是米尔杜拉(Mildura)占20.5%以及拉筹伯(LaTrobe)占17.3%。

共享单车 有增无减

Sunny Liu 撰稿 今年将有更多的共享单车运营商进入墨尔本,看来共享单车的乱象也会有增无减。 墨尔本市政已经证实,除了oBike共享单车公司之外,其他一些共享单车公司已经表达了打算进入墨尔本市场的意愿。 市政不会透露这些共享单车公司的名称,可是据了解,大部分共享单车公司都来自亚洲,如Ofo,Mobike和Reddy Go公司。 来自中国的共享单车公司Ofo最近在悉尼和阿德莱德推出了数百辆共享单车,并有可能将其服务扩展到墨尔本。 Ofo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在接受“都市新闻报”采访时表示:“Ofo公司将在2018年继续将其业务扩大到澳大利亚其它城市。” Reddy Go共享单车公司也已经与本报确认,正计划在墨尔本启动其共享单车的业务。 去年,总部位于北京的Mobike公司已将共享单车运往悉尼的街道,据悉也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扩大其业务至墨尔本。 这些共享单车的无指定停放功能意味着用户可以使用移动应用程序解锁自行车,而无需将其停放在指定位置。 正如去年10月与oBike公司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来制定运营标准一样,墨尔本市、菲利普港市和雅拉市也将与这些新的共享单车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 根据谅解备忘录,oBike已经同意确保自行车停放在适当的地点,并且在24-48小时内移走损坏的和危险停放的自行车。 墨尔本市政表示,谅解备忘录已经改善了城市共享单车的停放混乱状况,但并没有根除这个乱象。

游客中心将被拆除

墨尔本市政还没有承诺,联邦广场的游客中心拆除之后,是否建立一个新的墨尔本游客中心。 该中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拆除,为新的市政厅车站的联邦广场入口开道。 墨尔本市政发言人布罗迪·博特(Brodie Bott)在被问及市政是否承诺会提供一个新的游客中心时表示,市政目前正在审查其游客服务策略,其间将提供更多有关潜在变化的信息。 “旅游墨尔本”机构的首席执行官劳拉·卡瓦洛(Laura Cavallo)表示,在当今的数码时代,实体游客中心的需求可能会减少。 卡瓦洛女士说:“随着游客需求的变化,参观者的服务正在发生变化。 随着我们迈向数字自动化的未来,寻找人际关系和新技术之间的平衡正成为我们必须考虑的事情。” 她说:“我相信墨尔本市政将为我们的游客提供强有力的解决方案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墨尔本游客中心是联邦广场标志性建筑的一部分,为游客提供旅游信息、指南、小册子和地图,也提供住宿和旅游预订以及旅游纪念品服务。 作为地铁项目的一部分,该处将建成与弗林德斯街地铁站的直接地下连接。  

市政大厅 根基动摇

Shane Scanlan撰稿 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的麻烦动摇了市政大厅,连市政议员们也不确定市长是否会再回来. 有些议员不愿意他们的说话被记录,他们意识到这次对道尔市长性行为不端的指控已经造成了对他的声誉损害。其他议员根本就此不作回应。 在伊恩·弗雷克尔顿(Ian Freckelton)未完成对此调查之前,市政的“行政电话线”是不会就此发表任何评论的。但是私下里,道尔议员的同事们一般会期待他会反抗并且能挺住,但最终这些议员们还是会屈服于这些来临的压力。 经常被形容为道尔的“最忠实的支持者”,前副市长苏珊·莱利(Susan Riley)也看到了道尔的厄运。 莱利说:“很难看出他如何能回到市政议会和社区的职位。在某种程度上,他应该体面地引退。” 她说,市长需要时间来处理他的“健康问题”。 新上任的议员比弗利·皮德尔-莫蒂默(Beverley Pinder-Mortimer)同样也关注到道尔本身的权益。 她说:“考虑到道尔市长25年来对这个城市和维州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也许他可以考虑结束他这一生中的这一篇章,得以充分休息和充电,为下一个公共角色而重新振作起来。” 议员杰基·瓦兹(Jackie Watts)表示,她并没有预知结果如何,可是我们的社区在问“什么样的人够格来领导”。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