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

Haileybury评上澳大利亚最佳学校

黑利伯瑞(Haileybury)学校这次被授予澳大利亚教育奖,评为澳大利亚年度学校,并且还获得了年度私立小学的称号。 黑利伯瑞首席执行官兼校长德里克•斯科特(Derek Scott)表示,该奖项反映了我们学校对所有校区的教师、学生和家长的教育承诺。 斯科特先生说:“这个奖项是对我们学校杰出的教学和领导团队、我们学生的努力学习和家长们的大力支持是一个极大的认可。” “学校的存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学生提供良好的教育和成果。 这也反映了那些学习出色学生的辛勤努力。” 此外,该学校在澳洲英语和数学全国统考(NAPLAN)的各个级别和类别的测试中表现出色。 9年级的平均算术成绩为691,就几年的教学使该校的学生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上,获得了99分。 在NAPLAN的所有类别(阅读,写作,拼写,语法和标点符号以及算术)测试中,该校3年级的NAPLAN平均分数超过了全国5年级学生的平均NAPLAN水平。 全国认字和算术评估计划在11年前就开始了,用于测试澳大利亚在校的3年级、5年级、7年级和9年级学生的核心识字和算术技能。 该校一直位于澳大利亚前10名完成学业的小学和前10名对男女生开放的中学。 今年,3年级、5年级和7年级学生中,有20%的人参加了异常有利的网上写作试点。然而该校学生并没有参加这个试点,但在写作书面形式上仍然表现出色。 黑利伯瑞3年级学生的写作成绩超过类似学校5年级的水平,超过全国7年级的平均水平。该校3年级语法和标点符号成绩也超过全国7年级的平均水平。

墨市中心尚未需要毒品注射室 — 佩顿

撰稿 David Schout 根据理性党(Reason Party)议员佩顿(Fiona Patten)的说法,目前就市中心(CBD)的吸毒程度而言,并不需要建立一个有医疗监督的毒品注射室。 墨尔本市是维多利亚州人均吸毒过量的第三大地方区域。 但是佩顿女士说,具有争议的北利士曼(North Richmond)有这样的需求,因为在刚开始的两个月里处理了140名吸毒过量者,而没有蔓延到CBD。 她对本报说:“根据我的经验,我在CBD看不到像在北利士曼那样多的公开吸毒现象。” “研究显示,最重要的是需要和想要毒品的地方。北利士曼符合这一情况,而CBD则没那么严重。” 佩顿女士是维州建立第一个安全毒品注射室的关键人物,她说北利士曼的这个设施是“绝对成功”的,并且根据需求,以后可以扩大“30%”。 维州住房和心理健康厅厅长马丁·福利(Martin Foley)说,2017年12月通过的立法清楚地表明,为期两年的试点将只在维多利亚州的一个地点进行。 但是雅拉(Yarra)毒品和健康论坛的执行官员格雷格·登汉姆(Greg Denham)说,如果需要的话,该立法可以随时修改。 登汉姆先生说:“全世界有100多个毒品安全注射室(DCR),其中许多位于中心商业区。” “包括哥本哈根城市在内的一些城市有不止一个DCR来满足当地服毒的市场需求。如果墨尔本CBD被确定为也符合有这个安全注射设施的需求,那么它可以与北利士曼的设施共存。”

开发商未能解决车运计划

墨尔本市政议会作出了一个令当地居民满意的决定,没有同意开发商的提案,让他们回到他们的设计图板进行修改,直到能为进出市区的卡车运输和废物收集提出更好的方案计划为止。 Steadfast Capital有限公司已经申请了重新开发一个包含8栋建筑的地块许可,该地块位于伯克街商场和小柯林斯街之间的步行拱廊周围。 拉瑞·帕森斯(Larry Parsons)顾问于9月18日向未来墨尔本委员会提出了一项积极的建议,要求规划厅长理查德·韦恩(Richard Wynne)给予开发商“信心”,以继续完善其提案。 帕森斯先生说:“为了要继续下去,我们需要得到批准的提案,我们意识到州政府目前正处于停顿期,而我们还要继续工作,我们将会仔细研究细节,但我们需要寻求这样的信心来做到这一点。”。 但议员们希望在他们同意这项提案之前,首先解决影响联盟小巷(Union Lane)完整性的问题。 虽然开发商最近对每天要进出市区的卡车数量进行了大量下调,但副市长埃伦•伍德(Arron Wood)提出了一项挑战,可能根本不需要垃圾车。 他问道:“废物管理问题至关重要,所以,无论是40多辆卡车还是22辆卡车,你们是否考虑过在市中心尝试利用这一限制来推动一项创新?我们是否能在市中心实现零废物开发吗?” “每天卡车进城,装垃圾,然后运走——这是一个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的系统。那么,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做一些非常壮观的创新,来真正改进废物管理系统?” 在回答另一位议员提出的问题时,曾担任维州发展审批和城市设计总监的帕森斯先生在谈及市内卡车出入时说:“这一切都是在管理计划设计中,市中心卡车运输发生在午夜至早晨7点30分之间,这个时段不应该与行人发生冲突”。这也流露出了他并不顾及市区住宅居民所敏感的问题。

小巷禁区

撰稿 Shane Scanlan 墨尔本市政宣布了不让其市政合规工作人员进入一个公共巷道,因为在那儿他们感受到来自露宿者的威胁。 当地法律团队的主管考斯莫·卡纳奇迪斯(Kosmo Kanatsidis)在给当地居民的一个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已经确定路特里奇巷(Rutledge Lane)对他的工作人员来说太危险了,无法进入。 卡纳奇迪斯先生于9月20日对居民马克·泰迪(Mark Tidy)说,“我认定在此巷道进行任何工作都具有高风险”。 泰迪先生正在就垃圾管理问题寻求市政的协助。 他说,对市政声称巷道不安全感到震惊。 卡纳奇迪斯先生写道:“市政街道合规工作人员多次前往上述地点,并观察到有个人行为缺乏约束,且具有潜在威胁性。” “我们必须对在街上工作的一线合规工作人员进行风险评估,以保障他们的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做出了最佳判断,并判定该地区不安全,无法进行调查工作。” “占据巷道的露宿者(无家可归者)也让工作人员很难进入,因为我们的工作人员感受到威胁。一名工作人员在他履行职责的过程中有人把咖啡洒在他身上。” 泰迪先生联系到本报街头艺术专栏作家阿德里安·道尔(Adrian Doyle),对市政的评估表示惊讶。 泰迪先生说,我对路特里奇巷被宣布为“不安全”巷道而感到震惊,事实上,在校儿童、国内外游客、居民、本地人、附近餐馆的工作人员及公众一般每天都去参观并穿越这个巷道,然而墨尔本市政却宣布了该巷道对其工作人员来说“不安全”。

公众意愿和私企意愿相悖

撰稿Meg Hill 不满的墨尔本人于9月19日聚集在墨市联邦广场,抗议计划更换联邦广场的其中一个建筑来建立苹果旗舰店。 集会是由“墨尔本公民”组织的,特邀演讲者包括全国文物信托机构首席执行官西蒙·安布罗斯(Simon Ambrose)、绿党议员罗汉·莱珀特(Rohan Leppert)和维多利亚社会党候选人斯蒂芬·乔利(Stephen Jolly)。 2017年末,州政府宣布了这个旗舰店的建造计划,引起了极大的愤怒。 公众强烈反对在联邦广场给这家跨国巨头公司留出这个空间,这可是墨尔本市仅存的少数公共文化空间之一。 事实上,这个计划是在没有经过公众咨询的情况下秘密制定的,因而激起了公众的愤怒。 自那以后,墨尔本公民组织针对这些计划发起了一场以社区为中心的运动。 集会主持人布雷特·德·赫特(Brett De Hoedt)首先问集会群众:“如果我来问你们,这是谁的城市,你们会怎么说?”, 一个强有力的回答“我们的城市”! 当他问到“这是谁的广场?人群回答:“我们的广场。” 墨尔本公民组织成员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告诉本报,这个联邦广场还具有国家的意义。 “联邦广场的这些建筑是维多利亚州纳税人花了很多钱(4.67亿澳元)建造的,我们认为不应该拆除其中的一栋建筑,把它变成某个公司一种荣耀的零售店。” 全国文物信托机构的首席执行官西蒙·安布罗斯在集会上发表了重要的抗议讲话。这个机构今年提名联邦广场作为遗产保护广场,并于8月授予临时身份,有效期至2018年底。 这项遗产保护提案也是由于墨尔本市地铁隧道工程,这个工程的进行过程也是对联邦广场的威胁。 “我们支持全国文物信托机构的努力,考虑将雅拉建筑和联邦广场作为一个整体列入遗产保护名录,这是对整个社会和建筑重要意义的认可。” “我们也在努力制定一个联邦广场的大众计划,这与其说是一个设计,倒不如说是对具有国家意义的建筑进行适当管理的建议。” 维多利亚州政府计划于2019年开始这项旗舰店的工程,迄今为止拒绝放弃这个有争议的计划。

女王市场改造 市政决策转变

撰稿 Shane Scanlan 墨尔本市政放弃了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的改造计划,并将该市场的改建矛盾推回到“民众”身上。 在8月7日的墨尔本未来委员会(FMC)上,市政议员以七票赞成四票反对,成立了一个由40名成员组成的“民众小组”,重新审查以确保QVM未来发展的需要。仅仅几周时间,市政就作出了如此的突变”,原因是受到了新上任市长莎莉·卡普(Sally Capp)的影响。 在卡普议员加入市政之前,议员们于5月15日,投票决定重新向维多利亚遗产管理局( HV )提交在女王市场西端的A、B、C和D棚屋下建造三层地下室的计划。 当时唯一的异议来自苏珊·莱利(Susan Riley)议员和刘乐 (Philip Le Liu)议员,他们都希望采取更强硬的行动——针对被维多利亚遗产管理局拒绝的遗产许可申请进行上诉。 卡普议员介入之后,她花了很多时间与市场经营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一起,并在8月7日主持了改变战略方向的行动。 一周前,卡普议员成功地将QVM董事会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以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受托人委员会”,包括经营商、购物者和社区代表。 尽管卡普议员获得了对新管理安排的一致支持,副市长埃伦·伍德(Arron Wood)对这个有待完善的草案安排有所担心。 伍德议员特别警告不要接纳反对市政长期计划的人,以免委员会从内部受到瓦解。 伍德议员担心,市政的目标是将现有停车场重新用作市民开放空间以适应不断发展的城市北部建设,这很可能会在狭隘的市场运作中失去。 他说:“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得到回答,这样我们就不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也不会出现另一种不是我们希望的管理构架。” 一周后,当这个有40人参与的“民众小组”提案提交到FMC时,他并没有那么保守,而是发表了反对意见。 他说:“这一新的运作过程是否能采纳这些不同的观点,并且能够做到我们五年多来未做到的事情,这都是我所担心的,”他说。“归根结底,我们的当选议员是为了什么?” 投票赞成这项动议的议员有:卡普、弗朗西斯·吉利(Frances Gilley)、刘乐、雷泊特(Leppert)、欧克(Oke)、李斯(Reece)和沃兹(Watts)。投票反对的议员有:伍德、路易(Louey)、皮德尔(Pinder)和莱利。

没有现金?刷卡支付!

撰稿 David Schout 当你听到一个街头艺人在CBD街上出色表演,你把手伸进口袋想给小费,但意识到口袋里什么零钱都没有? 澳大利亚第一个街头刷卡支付系统(tap-and-go Quest Payment System)将率先在墨尔本CBD街上启动,目前这个系统只是先在20名当地街头表演者中试点。 过路人现在有机会可以用银行卡来“刷卡支付”两澳元或五澳元的小费给街头艺人,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刷付出更多的钱。 这也让旁观者有机会通过刷银行卡即可购买街头艺术家的商品。 这项技术将在下个月进行试点,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发布推广。 土著乐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的天才表演者丹·理查森(Dan Richardson)是少数几个尝试新支付系统的人之一,自然希望这将有利于他的收入。 他告诉本报:“当新事物来临的时候,你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些年来,我已经多次听到人们说他们想付钱,但是没有现金啊。” 理查森先生说,这甚至可以改变愿意给钱的旁观者数量。 “这只是人们给予50分和20分硬币的事,但如果是刷银行卡的话,可能会给出五块钱。你也可能看到扔零钱人数会减少,但他们一旦刷卡支付的话,可能会付得更多呢。”

墨尔本日庆祝 遭到激烈批评

撰稿 Shane Scanlan 近年来给澳大利亚国庆日贴上“入侵日”的标签备受争议,已经影响到了庆祝以墨尔本CBD为中心的墨尔本日。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墨尔本日的庆祝活动将于今年8月30日正式举行,而且没有来自墨尔本市政的任何资助。 墨尔本日组织机构主席坎贝尔∙沃克(Campbell Walker)告诉本报,今年市政提供的专门款项只是前几年的一半。他说,这个款项所附带的新条件使他无法接受。 沃克先生说,根据这个新条件,如果天气恶劣没有很多人在上午10点30分来参加Enterprize公园举行的升旗仪式,那么还得退还50%的款项给市政。 沃克先生说:“接受这样的款项在财政上是不负责任的。” 市政议员内部对庆祝墨尔本日的支持度正在减弱,至少有两名议员公开声明他们不会参加庆祝活动。 土著事务主管弗朗西丝·吉利(Frances Gilley)和罗汉·莱珀特(Rohan Lepert)议员表示,他们不会认可当地土著文化开始遭到破坏的那一天作为庆祝日。 弗朗西丝·吉利议员说他不参加澳大利亚国庆日,他同样认为在白人定居者第一次到达雅拉河畔的周年纪念日庆祝墨尔本日是不恰当的。 他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停止这个活动,应该改变这个活动。我们完全可以举办更好的活动。” 罗汉·莱珀特议员对此表示赞同,他说:“我爱这座城市,有很多有关墨尔本人及其成就都值得庆祝,但我从未觉得庆祝墨尔本日有如此至关重要。” 莱珀特议员说:“虽然我是白人,关于墨尔本日未来的问题应该先让传统的原著民来讨论。在我们对墨尔本日及其未来的文化意义还未完全理解之前,我不愿意将纳税人的钱投入到白人定居的浪漫之中”。 但是沃克先生指出,当地土著社区支持墨尔本日的庆祝活动。 他说:“他们说他们宁愿谈论现在和未来而不是过去”。 8月30日将举行升旗仪式,由土著民举行“欢迎来到国家”活动,并将在市长萨利•卡普和其他市政议员面前宣布一位“少年市长”。

夜市又创纪录

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的冬季夜市连续表现出色,今年冬季参与人数又创新高。 本季节的最后一个冬季夜市还有一周时间——它将于8月29日星期三举行——但是平均出席人数早已打破了之前的所有记录。 根据QVM首席执行官斯坦·利亚科斯(Stan Liacos)提供的数据,平均有33000人参加了2018年冬季夜市,高于去年的平均28098人。自2013年第一个冬季夜市以来,该数字每年都在上升,当时平均参加人数为9652人。 同样在今年,冬季夜市还超过了上一次夏季夜市,上次夏季夜市的平均出席为28842人,低于2014 / 15年度的40520人。 利亚科斯先生说:“今年以来,我们已经办了11个冬季夜市,我们还有两次要办。” 以这样的参与率,我们每晚可能会有大约30000 – 32000名顾客。根据这个参与率,我们的冬季夜市将超过夏季夜市的平均水平!谁会想到呢!” 尽管冬季夜市的表现优于夏季夜市,但由于寒冷的天气,经营商的数量还是相对减少了。 利亚科斯先生说:“在冬季夜市,我们通常大约有120个经营商,35个以食品为主。在夏季夜市,我们通常大约是170个经营商,其中大约60个是经营食品为主。” “通常情况下,对于这两个夜市,约有40%的夜市经营商也是QVM的白日经营商。” 利亚科斯先生说,一个新的春季夜市即将宣布运行。他说:“我们不说是春季夜市,但它将更加突出亚洲主题,并将持续运行八个星期三晚上。 我们很快就会宣布这一消息。” “我们的目标是在两年内,达到一年中的每个星期三都有一个“星期三夜市”。鉴于我们所取得的成功经验,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做到。” “这对于女王市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墨尔本这座城市、当地市民以及游客来说更是一件好事!” “我们为冬季夜市能继续成为城市活动日程表中的最爱而感到自豪,我们期待着在8月29日以时尚的方式结束这个冬季。”

预算拨款CBD项目

撰稿:David Schout 虽然市中心停车的大幅上涨是今年预算的一个主要举措,但一些CBD项目却获益不少。 墨尔本市政重申了对复杂的维多利亚女王市场重建项目的财政承诺,为下一个财政年度预留了近2000万澳元。 副市长埃伦•伍德( Arron Wood )表示,预算承诺将与社区合作,设计1.5公顷的开放空间,修复遗产大棚,改善客户和交易商的便利设施,再次保证对该项目的坚定支持。 他说:“我们会继续专注於长远的考量,并为市政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投资,即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的重建,铺平道路。” 同一天,州规划厅长理查德•韦恩( Richard Wynne )宣布批准该市场附近价值4.5亿澳元的蒙罗(Munro) 场地的混合使用。2014年市政以7600万元购买并拥有了这块场地,将建造包括38层和10层的两个大楼,其中有公寓(包括经济适用住房)、酒店客房、儿童保育设施、画廊和零售店。 市政在预算中宣布,与开发商一起在这个蒙罗场地上将建造7000多万元的社区基础设施。 该区域预计在未来四年内还会增加22000人居住。 从市政最新预算中获益的其它CBD项目还包括一个耗资200万元伊丽莎白街南端的街景翻新工程,这是一个行人流量很多的区域,该工程将减轻行人的负担,特别是在交通高峰期。 墨尔本市政厅的整修工程已获拨款300万元,在柏克街与小柯林斯街之间的一块市政拥有的地域,将以高达500万元重建,开发新的零售及商业租赁。 北岸开放空间项目也将得益于预算的210万元的资金注入。 市政还提到了本市无家可归者日益增多的问题,承诺提供180万元,来处理CBD和周边地区的露宿者。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