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

懇漣CEO쟁칵즛苟宏듐

懇漣CEO쟁칵즛苟宏듐

累멨Shane Scanlan 카랑굶懇漣看柩獵契바(CEO)굶·쟁칵(Ben Rimmer)굶墩灌콘崎푯페愷쾨북谿,닒랍못懇漣즛苟죄綾緞。 야竟윱綱,쟁칵邱깻청唐써監寧쾨품濾뚤품懇낀쭈껍景·돛랑(Robert Doyle)昑契槨꼇똥돨寧왠랍꿉뺍돨넋埼앎잼역죄。 댕쪼可怒람·른잉옹랑뛰(Ian Freckleton)灌供냥돨딧꿴깻꼇角懇漣累逃쳬앳없CEO셨崎훨斂돨覩凜。 宮럽,瞳뚤품懇낀돛랑돨寧왠팽밟裂품,譚黨儉돨밗잿루목뵨昑醴豆綠팎뻐죄儉宅累逃쳬돨밑溝。 侶淃청唐써벎돨딧꿴못懇漣즛苟죄꼇옵뇜혼돨宏듐,冷角懇漣셨崎꼇毒충뚤띳覺제돨蹶瀝,페써벎角儺崎죄寧蘆唐벧돨괏쵱뵨홈적돨폐撚匡뺏。 혼쾨,품懇漣累逃揭·적匡(Tessa Sullivan)蕨CEO곗무杆尻聆죄寧룀쑵훙돨늡斂斤,寧왠돛랑邱昑契槨꼇똥,뚤늪쟁칵邱뎠珂唐뜩蘆옵꽃혤돨뇹잿렘갭。 儉離老朞嶝돨侶몸뇹잿법넋,야唐팔賈돛랑邱늡斂돨渡퍅槻벎,뎃섯빎횻페儉杰唐宮밑훙逃떼먁돕呵寡。 儉官辜른잉옹랑뛰邱쏵契돨딧꿴청唐홈제퓻팔돛랑邱뚤寧왠隣놔쀼壇,랍돛랑邱冷앳없북鱗。 쌈苟윱돨헙워角: · 쟁칵邱朞嶝昑뒈랙꼈죄댕쪼可른잉옹랑뛰邱離놓100女괩멩櫓805몸俚돨匡숭,훨부쏵寧꼍샀離老돨괩멩떼뵨鹿鞏寧湳蠟陶轟퍅; · 른잉옹랑뛰邱돨桃凜늪慤랍肝愆,儉완땍빈쁘쌈肝侶몸딧꿴; · 돛랑邱돨츰굳쁑,뎃닒세減윱綱,儉깻청唐굳땍鯉,慤茄儉逞청唐굳寧왠훨부꼇뎠契槨,儉뻘괏즛죄AC휠桃淇鷗뵨菱譚뎨냥逃돨栗목。 뎃角離呵寡돨角컸硅“肝벧諒”,譚黨쟁칵邱돨섐똑괏쵱,乖쳬逞꼇列돛唐뜩肝벧諒。 乖쳬꼇列돛唐뜩큽昑瓊놔죄뚤돛랑邱돨寧왠,冷꼇列돛른잉옹랑뛰邱뚤늪朞嶝딧꿴죄뜩훙。乖쳬逞꼇列돛狼헹른잉옹랑뛰邱딧꿴돨斂홈렀鍋。 顆寧列헙돨훙角쟁칵邱、른잉옹랑뛰邱、돛랑邱뵨儉쳬돨宮밑쪼可。 乖쳬杰列돛돨角,뮬쟨큽昑瞳侶몸법넋櫓籃놔윱쌀쨋。乖쳬冷列돛삔횅괏劒쳬돤돕무攣。

懇췽왕쇌굳“췽露鬼莉”록뇜

累멨:Shane Scanlan 侶몸“췽露鬼莉”쁑췻죄카랑굶懇漣巧쾨돨衿懃柳羚,섦셕뺍瞳郭뜩적饑큽珙懇끝(QVM)죗흙瑙끓돨퇘肱苟路劤갛零界났끝뵨처嘉,랍瓊놔쉔芚寧몸“굇꼬젬곡밤끝”。     11墩23휑,侶몸譚懇漣랙폅돨40훙“췽露鬼莉”랙꼈죄14係쉔累,唐槻뒈라죄覩邱돨맣쉔셕뺍,譚늪冷多폅뚤懇낀힉적·엥팹(Sally Capp)쥴돔콘제돨뺙虜。     路劤갛零돨嘉角“皐뒈슥뻣”돨뵙懃,冷앎角쉥커품1.5무헛돨懇끝界났끝痰鱗劤菫懇혐굇꼬훙왯藤낀돨懇췽왕쇌。옵侶늴청唐侶렘충돨셕뺍죄,怜唐懇끝돨섬,郭錦뵨郭빱휄횔닸瞳。     몽앴“췽露鬼莉”돨쉔累,界났끝괏넣覩湳。寧룀怜唐14훙돨鑒괩멩뫘句寡맡뒈욥鱗槨무묾金姿痰뒈,깻쉔累옘쪄瞳큽珙(Queen)쌍苟路劤갛零界났끝뵨처嘉。커품꼇헌뇝侶角뤠학북茄셥,冷꼇헌뇝懇漣角뤠삔꽃혤侶蘆隣랬。     累逃쳬휄횔옵鹿앳없“췽露鬼莉”돨瓊累,셨崎股契儉쳬覩윱돨렘갭샀諒朞嶝큽珙쌍돨렘갭。붤츠鞫,儉쳬꼇삔쌈肝샀路劤瓊슥郭뜩적饑瑙끓애(HV)瞳3墩룀뚤퇘肱뒈苟묏넋앳없겻랙돨瑙끓冀옵。    “췽露鬼莉”角엥팹懇낀돨拳랬,鹿쀼壇朞앨품돨侶蘆葵넓킵。嵋쁑맡鬼莉돨쉔累쉥角寧蘆漣撈루麴,凜늪侶湳돨朞嶝꼇格옵콘。     큽珙쌍렘갭옵콘삔긴돤茄痰죄,뎃콱삔拳蹶돕劍굶윱앎綠쒔굳옘쪄뵨앳없법。     뫘唐옵콘돨角,懇漣累逃쳬쉥폰쏟槨岺槨QVM쌘伽돨5439拱걜禱尻흙돕페儉돨淃커櫓혼,꼇矜狼덫懃疼놂섞2聾걜禱。쌔逞9墩,綠瞳큽珙懇끝빻롤죄1850拱걜禱,侶뻘청唐옘쪄돕槨혐嘉뭔찜뵨路劤역랙줅쐤돨쳔쭈(Munro)뒈욥杰矜돨1.293聾걜禱,侶몸쳔쭈뒈욥淃커굳훰槨角2014쾨큽珙懇끝路劤역랙돨뵙懃。

뎠뒈쒸뀁 肝갖덖

뎠뒈쒸뀁벎뙤돨契땡祺醵써監죄11墩9휑瞳껍옹(Bourke)쌍돨왜꼭枸샌,端돤죄무露돨銅爛뵨吝路。     카랑굶땜혐쒸뀁애떽뀁옹잉목·튄랑(Craig Peel)綱,瞳侶폅훙枸샌慤숭빈,儉렷끽멕菫뒈였돕무露뚤쒸뀁돨銅爛뵨吝路。儉綱른주돠薑(Flinders)眷쒸뀁애돨龍붕든뺐壇쌈꼇耉,銶빻、궐힉깰、핀옹제뵨鏡鏡홀된쟉膠팟莖맨뒈。     튄랑떽뀁綱:“乖쳬돨쒸뀁君瞳肝갖덖”。     儉綱:“乖훰槨侶湳廬봤,凜槨쒸逃쳬浬瞳쌍令핸珂繫끽꼇삔肝돕銅爛。댕뜩鑒훙慨빎꼇格列돛乖쳬角鹿痂척캇돨,杰鹿侶늴뚤누淪齡륩、뇹瞳景깎뒈貫돨쒸逃돨侶蘆먁剋,뚤乖쳬윱綱角붤뗌景돨”。     “乖훰槨쒸逃쳬맴돤붤놔。뎠枸샌慤숭랙珂,儉쳬돨럽壇角렷끽섟珂唐槻돨”。     튄랑떽뀁景깎銅爛죄뎠珂돨컸貫쒸뀁,離놓桿暠왠齡鯉렇,뎃빈윱객亮儉杰祁족돨狼헹,역퓜댔櫓죄鯉렇돨禽꼬。     튄랑떽뀁綱:“儉隣놔죄侶척寧몸엄땍,乖훰槨侶앎角훙쳬拳狼였돕돨——轟쬠角漣撈소、뒈렘累逃뻘角쒸바”。 儉綱:“侶늴뚤뎠뒈쒸뀁돨侶蘆吝路,瞳CBD깻꼇끽숨。 侶앎獗券닷돨쒸蛟묏鱗헙워,혐생섐꽝宅페櫓,였였儉쳬콘隣硅痂척,轟쬠角곤燎줅앙,瓊묩擄륩뻘角槨쒸뀁隣뎔멤”。     “侶瞳懇櫓懃角雷拳꼇돕돨,杰鹿붤멕菫였돕쒸逃쳬갰看稽禽契浬瞳카랑굶냘懇,깻槨늪랍먁돕菱봉”。

跨방嘉묏 선양

累멨David Schout 濾뚤苟겯珂쇌跨방嘉묏돨뇹랜繫列鑒좆綠쒔돕섯빎첼莖寧몸뇹랜데。     카랑굶懇漣蕨굶괩拷쨋,侶寧댕류藤속돨跨방嘉묏,綠쒔돔鈴懇漣瞳굶꼿漣쾨똑(쌔逞11墩20휑)랙놔죄117몸뇹랜繫列。     앴懇漣냔,“댕꼬롸”跨방嘉묏角瞳뎠뒈랬쪼방땍돨珂쇌裂棍쏵契돨,맡랬쪼방땍쉔蓼嘉묏珂쇌옵鹿瞳鷺寧逞鷺巧敎7듐逞苟敎7듐,鹿섟槿퍅짇敎8듐逞苟敎3듐裂쇌쏵契。     杰唐侶硅묏鱗珂쇌裂棍돨跨방嘉묏떼뇹鹿2000걜禱랜운。     흔벎객커품돨跨방늴鑒궐쪽,컸척돕굶꼿漣쾨똑써監,懇漣쉥삔랙놔299몸랜데。     宅2017-18쾨똑돨159몸뵨2016-17쾨똑돨115몸랜데宮궐,雷瓘淪굶쾨똑돨跨방늴鑒선양藤속。     카랑굶懇漣돨寧貫랙喇훙깊刻,懇漣鬧雷돕죄肝臀稜뵨嘉묏隆훅緞捲랍多폅懇췽돨꼇찮헙岐,랍엄땍꽃혤돨뇹랜대嘉。     랙喇훙綱:“乖쳬훰廬뚤덤嘉묏삶땡돨臀稜뵨페儉尻据,凜槨쉔蓼嘉묏돨밗잿矜狼뇹뒈옘쪄앙췽뵨踏와돨적樓。”     “굶꼿漣쾨똑,綠쒔쉔접죄띨棍돨栗都윱썩엄督윱督뜩돨宅쉔蓼嘉묏唐밑돨尻据。”     懇櫓懃앙췽옰주·辜잉薑(Corinne Torres),옵鹿닒遼렛데禱殮쌈였돕질鋼덖랑(Lonsdale)쌍돨쉔蓼묏뒈,劒角혼쾨500뜩몸괠瀆苟겯빈臀稜돨훙却裂寧。     臀稜尻据瞳寧몸꼿漣쾨똑죄9%(닒461逞 503)。     辜잉薑큽却綱,跨방契槨관윅죄쉔蓼瓊품40롸爐역迦묏鱗,횻폅딤샙꾸鱗逃瞳豆7듐裂품渡훑랙땡샙。     劒綱:“瞳乖였윱,侶角寧몸溝固狂痙,랍꼇角뮤접돨跨방契槨。”

幼鹰的飞行准备

撰稿 David Schout 自10月初的幼鹰孵化以来,墨尔本最受关注的游隼幼雏准备开始自己的生活啦。 这三只游隼幼雏出现在位于考林斯(Collins)街367号楼顶上由志愿者制作的鸟巢中,数千人在开发商Mirvac资助的24小时网络摄像头上观看着这一过程。 幼雏的父母们做得很好,忙于满足幼雏的饥饿需求,并为幼雏的起飞做准备。 第四只雌性蛋没有孵化成功。 与去年10月的情况不一样,这次的雏鸟看起来很健康。去年有两只雏鸟吃了被认为有毒的鸽子尸体后死亡。 自2016年以来,网络摄像头吸引了许多观众——从观鸟者到对游隼行动普遍好奇的人。 今年这个脸书(Facebook)上的专门页面,在两个月内从200个成员增加到近3000个成员,人们的兴趣激增。 这个兴趣网页的管理员利·斯蒂勒德(Leigh Stillard)与维多利亚州游隼项目负责人维克托·赫尔利(Victor Hurley)博士在网上进行了一系列问答。 期间赫尔利博士就他研究了几十年的一个隼品种,提供了他的见解,包括回答每个人都在问的问题:接下来会怎样? 赫尔利博士说:“幼雏的飞行羽毛会从24到28天开始生长”,“在那个阶段,你将开始看到黑色的飞行羽毛长出来,从那以后,它们会花很多时间锻炼翅膀的肌肉。”

女王市场政治新况

Shane Scanlan 撰稿 墨尔本市政正处在其“协商民主”进程的中途,希望将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VM)重建项目重新拉回到轨道。 一个由40人组成的“民众小组”计划再举行两次会议,于11月7日结束,然后被要求向市政推荐一个确保市场未来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 市政私下希望该小组会和他们有相同的结论——一个地下三层设施的方案。但是批评者已经在质疑这个过程,如果真是这种结果则会进行声讨。 今年3月,当维多利亚遗产局(HV)拒绝批准拟建地下室的许可时,市政陷入了困境。但是上任不久的市长莎莉·卡普(Sally Capp)说服了她的同事,民众小组是唯一可以让方案继续进行的途径。 卡普议员在这个协商方式上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资本(甚至会更多),其结果很可能成为她2020年连任市长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市政所面临的一个明显尴尬之处,即是否邀请维多利亚女王市场之友(Friends of Queen Victoria Market),这个直言不讳的批评机构,进入讨论桌面。 联合召集人玛丽·卢·豪伊(Mary-Lou Howie)被接纳,她面临双重责任的挑战: 一方面要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项任务,另一方面又要忠实于她的许多(更激进的)选民。 豪伊女士已经公开报告了她的经历,并对这个进程提出了一些关注。在她10月18日的长篇脸书帖子中说道,10月13日全天的研讨会使该小组“引向了”市政所希望的地下层方案,她质疑了研讨会开始讨论的许多假设。 豪伊女士在总结发言时要求在未来的会议上,能出示维多利亚遗产局在3月份拒绝市政遗产许可申请的详细原因,并且邀请经营商出资聘请的建筑师约翰·麦克纳布(John McNabb)到会,亲自介绍他的替代解决方案。麦克纳布的方案是不需要地下挖掘,但会改变女王市场1.5公顷的地面停车场下的历史墓地,市政希望将这个区域改建为市民开放空间。 如果拒绝麦克纳布先生参与这次讨论的机会,那么市政所声称的这个公开和独立的程序将受到严重破坏, 除非民众小组本身表示对此不感兴趣。 相关消息显示,市政正在组建受托人委员会,并且正处竞投兴趣表达阶段,认为这是一个更具代表性的QVM后续管理模式。 他们聘请了一个独立的招聘公司SHK Asia Pacific,将招聘三名经营商和两名客户(一名是土著居民或托雷斯海峡岛民),加上市长莎莉·卡普、罗翰·莱珀特(Rohan Leppert)议员、杰基·瓦茨(Jackie Watts)和QVM的董事会成员简·霍德尔(Jane Hodder)和简·芬顿(Jane Fenton)作为该委员会成员。 递交竞投兴趣表达书将于11月5日截止。

你可曾知道要进行选举吗?

撰稿 Shane Scanlan 如果你住在墨尔本市中心(CBD),可能不会注意到11月24日有一个维多利亚州的选举。 墨尔本两个更新的选区,CBD和道克兰(Docklands)已经成为无候选人的虚拟选区,候选人更多地住在我们传统的市内北部。 尽管市区住宅人口激增,但我们那些人口集中的公寓大楼里,登记的选民相对较少,不方便“上门宣传”,或者“散发宣传材料”。 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 VEC )的数据显示,大约四分之一( 26.3 % )的CBD居住人口登记投票选举,(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37975个居民中有33203名是20岁以上的居民)。至今年9月5日,只有8750名当地居民登记选举。 考虑到我们市区居民的短暂性,仍然居住在这里的实际选民人数可能会大大减少。 对这群选民来说,对政治候选人的不感兴趣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群体,不登记选举,不被列入“选民注册簿”,居住在大门紧锁的公寓里,还有着私人的邮箱,甚至不会在这个公寓里呆很长时间。 但是,即使情况并非如此,而政治家们是否有兴趣去联系这些居民也值得怀疑。 在2014年选举中战胜工党的詹妮弗·坎尼斯(Jennifer Kanis)而获胜的绿党现任议员,埃伦·桑德尔(Ellen Sandell)仅占墨尔本席位的2.4%。 因此,你可能自然想到工党会加倍努力,争取赢回来。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坎尼斯女士最近做了该党可能期望候选人做的事情,要么在这儿对某个社区团体讲话,要么在火车站与上下车的人见面,但是似乎并没有真正使出了什么力。 从外表上看,工党似乎已将席位让给了绿党。 而自由党甚至没有给墨尔本选民一点尊重,根本没有指派该党的候选人。

严罚乱扔烟头

撰稿 Shane Scanlan 市中心的居民痛恨他们的街道和巷道成了巨大的烟灰缸,希望对那些吸烟者和商家进行教育或处罚。 居民团体EastEnders和Resident3000都热烈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并且明确需要进一步做什么。 居民团体EastEnders主席珍妮·埃尔珊姆(Jenny Eltham)希望墨尔本市首先开展一项公众教育运动,告知吸烟者,扔一个烟头会花费他们高达$622。 埃尔珊姆说:“乱扔烟头的罚款相当严厉——熄灭的烟头为$317;点燃的烟头增至$622”。 她说,商家企业也需要接受教育,让他们知道,员工或顾客乱扔烟头,甚至超出他们经营场地范围的乱扔烟头都会被罚款。 她还说“商家还需要保持其场所周围区域的清洁。墨尔本市的地方环境法律规定对不遵守这些要求的商家处以高达$500的罚款”。 埃尔珊姆女士建议,这次教育活动结束后,采取一次执法行动来清理这座城市。 本报了解到墨尔本市政9月份发出了275张乱扔烟头的违规罚款单。 然而,埃尔珊姆女士认为市政可以做得更多,并指出布里斯班市政,据说去年从乱扔烟头的罚款中筹集了150万澳元。 她说:“布里斯班市政去年针对热点地区乱丢烟头的罚款收入达150万澳元”。 她说:“各级政府忽视了香烟垃圾的问题,尽管已经制定了可采取行动的法律和规章制度,但几乎没有采取积极和直接的行动”。 “执法力度甚小。继这次教育运动之后,第二阶段显然应该增加当地法律团队的人员。墨尔本市政有机会发挥其领导作用,为CBD的舒适环境做出重大贡献”。

Haileybury评上澳大利亚最佳学校

黑利伯瑞(Haileybury)学校这次被授予澳大利亚教育奖,评为澳大利亚年度学校,并且还获得了年度私立小学的称号。 黑利伯瑞首席执行官兼校长德里克•斯科特(Derek Scott)表示,该奖项反映了我们学校对所有校区的教师、学生和家长的教育承诺。 斯科特先生说:“这个奖项是对我们学校杰出的教学和领导团队、我们学生的努力学习和家长们的大力支持是一个极大的认可。” “学校的存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学生提供良好的教育和成果。 这也反映了那些学习出色学生的辛勤努力。” 此外,该学校在澳洲英语和数学全国统考(NAPLAN)的各个级别和类别的测试中表现出色。 9年级的平均算术成绩为691,就几年的教学使该校的学生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上,获得了99分。 在NAPLAN的所有类别(阅读,写作,拼写,语法和标点符号以及算术)测试中,该校3年级的NAPLAN平均分数超过了全国5年级学生的平均NAPLAN水平。 全国认字和算术评估计划在11年前就开始了,用于测试澳大利亚在校的3年级、5年级、7年级和9年级学生的核心识字和算术技能。 该校一直位于澳大利亚前10名完成学业的小学和前10名对男女生开放的中学。 今年,3年级、5年级和7年级学生中,有20%的人参加了异常有利的网上写作试点。然而该校学生并没有参加这个试点,但在写作书面形式上仍然表现出色。 黑利伯瑞3年级学生的写作成绩超过类似学校5年级的水平,超过全国7年级的平均水平。该校3年级语法和标点符号成绩也超过全国7年级的平均水平。

墨市中心尚未需要毒品注射室 — 佩顿

撰稿 David Schout 根据理性党(Reason Party)议员佩顿(Fiona Patten)的说法,目前就市中心(CBD)的吸毒程度而言,并不需要建立一个有医疗监督的毒品注射室。 墨尔本市是维多利亚州人均吸毒过量的第三大地方区域。 但是佩顿女士说,具有争议的北利士曼(North Richmond)有这样的需求,因为在刚开始的两个月里处理了140名吸毒过量者,而没有蔓延到CBD。 她对本报说:“根据我的经验,我在CBD看不到像在北利士曼那样多的公开吸毒现象。” “研究显示,最重要的是需要和想要毒品的地方。北利士曼符合这一情况,而CBD则没那么严重。” 佩顿女士是维州建立第一个安全毒品注射室的关键人物,她说北利士曼的这个设施是“绝对成功”的,并且根据需求,以后可以扩大“30%”。 维州住房和心理健康厅厅长马丁·福利(Martin Foley)说,2017年12月通过的立法清楚地表明,为期两年的试点将只在维多利亚州的一个地点进行。 但是雅拉(Yarra)毒品和健康论坛的执行官员格雷格·登汉姆(Greg Denham)说,如果需要的话,该立法可以随时修改。 登汉姆先生说:“全世界有100多个毒品安全注射室(DCR),其中许多位于中心商业区。” “包括哥本哈根城市在内的一些城市有不止一个DCR来满足当地服毒的市场需求。如果墨尔本CBD被确定为也符合有这个安全注射设施的需求,那么它可以与北利士曼的设施共存。”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