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选举是一场博彩

Shane Scanlan 撰稿

本月墨尔本投票选举新市长,但获胜者并不一定是最受欢迎的。

没有像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这样一个在竞选中占主导地位人物(2016年他的主要得票率为45%)参选的情况下,这次竞选范围太广了,而且获胜者很可能是候选人排名的组织者。

最终获胜者甚至有可能只获得最少的主要选票。目前就有一位墨尔本市政议员,在2016年只获得了1534票。

墨尔本市政的投票选举不同于其他任何市政,其特殊的选举制度已经随维州工党和联合政府的愿望而演变,以防止其州首都市政议会落入地方和狭隘的利益集团手中。

这样公平吗?民主吗?是腐败吗? 但这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最低的投票参与率

首先,墨尔本的选民参与率最低。 2016年,只收到55%的合格选民选票。 墨尔本的选民资格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为广泛,这就可以用来解释其极差的投票率。

2016年该市的估计居住人口为148000人,但其中只有54791人在州选举名册上注册。

另外有77939名选民在墨尔本市政的选民册上,加起来合计133801名合格选民(在增加1607名和删减536名之前)。

数字显示,有数万名未注册的居民。毫无疑问,有很多注册的选民甚至不知道他们需要投票。

可是还有其他因素可以解释两年前投票参与率低的问题。

 

邮政

当今有多少人会信任澳大利亚邮政能把正确加贴邮资的邮件送达目的地?

墨尔本市政选举纯粹是通过邮递投票进行的。选票必须经过邮政系统的两次邮递,一次是从维多利亚州选举委员会(VEC)邮递到选民,第二次是让选民将选票寄回VEC。

这个系统是开放的而且也常常被滥用。在选票邮件抵达的当天,信箱中的选票邮件被盗窃的事情比比皆是。数百人(如果不是数千人)丢弃了那些以前居住在该地址的选民邮件。

而且VEC没有与实际登记的选民相匹配的签名,因此无法验证所收到的选票是否真实。

除了所有这些潜在的系统滥用之外,对那些不在的物主选票通常会发给他们的房地产代理,然而也没有对这些选票的去处进行审计。

 

不公平的选票分布(Gerrymander)

墨尔本市政选举独特,商家给与两张选票,而居民仅给一票。支持这种异常的选票分布比率是根据市政运作费用来自于商业税的比例。

批评人士说这是不公平的。但是这种方式削减了两方面。每个住宅最多可以有两名租客在市政注册选举,而且他们甚至不必是澳大利亚公民。唯一的先决条件是他们在申请截止前(3月16日)已经在该地址居住了一个月,而且无需居住证明。

 

假象和傀儡

和其他维多利亚州的市政选举一样,候选人通常会招募一些人按他们的方式进行候选人排名。

和过去一样,选民可以期望在候选人中进行挑选,这些候选人的唯一角色是吸引或阻止可能流向对手的选票。

绿党是在地方政府选举中唯一正式认可候选人的主要政党。工党和自由党的利益是非官方的,但又是混在一起的。

各党派和候选人的动机不同。对于工党来说,首先要阻止绿党在市政内部的影响力。上次选举,作为对绿党野心的遏止,罗伯特•道尔得到了工党的支持。

成功的候选人将是候选人排名协议中的最佳排名者。对于选民和候选人来说,这只是一场博彩。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