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CEO掩盖大律师调查

Shane Scanlan 撰稿

对前任市长罗伯特•道尔(Robert Doyle)指控的全面程度可能永远不会被知道,因为市政行政首席执行官本·里默尔(Ben Rimmer)试图抹杀他去年12月开始的百万澳元调查。

毫不奇怪,罗伯特•道尔先生2月份辞职后,维多利亚州最隐秘的市政议会领导人现在正竭尽全力保留其所剩的声誉。

3月13日,里默尔先生向市政议员和公众发布了来自皇家大律师调查员伊恩•弗莱克腾 (Ian Freckelton)所谓的“第一报告”,这份100页的报告他只发布了805个字。

他的时间策略,舞台管理和下午4点特别市政会议的会议内容以及由此产生的人生戏剧和伤感,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来掩盖他抹杀调查过程的意图。。

当时市政会议室里“灯光、相机、动作”正好赶上夜间新闻公告。当天的新闻里充满了道歉、眼泪、拥抱和议员们让墨尔本市变得更美好的承诺。

会议前他只给了议员们短短几个小时(新闻界只给了一小时)来消化他精心制作的3345字报告,不出所料当时的戏剧情景就成了舞台中心了。

里默尔先生是一位非常精明的官员,正像古罗马人一样,通过提供“面包和马戏”来控制他们的人数。

那天晚上不太引人注目的是里默尔先生选择性地发布了一些相对无关紧要的内容。

他的材料对公众已知的小部分人指控没有任何新增内容。而这份“第一报告”故意局限于凯西•欧克Cathy Oke议员和前议员泰莎•沙利文(Tessa Sullivan)有关的事宜(尽管不一致地提到公众也已知的墨尔本健康事件,里默尔先生称之为还有“进一步指控”)。

提到“进一步指控”,意指只有三名女士对道尔先生提出了投诉。可事情不是这样。本报了解到,自沙利文议员于12月15日呈上35页的投诉信后辞职,许多投诉人已经联系了弗莱克腾博士。

如许多其他方面一样,里默尔先生的报告对投诉人的数量没有提及。

他说“第一报告并没有考虑到与道尔先生行为有关的其他人(本报强调)提出的其它事项”。

他继续说道:“这些与道尔作为市长角色有关的事情,可能(本报强调)成为进一步报告的主题。”

有没有进一步报告的决定性因素在于是否有人注意到或关心迄今为止的细节缺乏,这是否太愤世嫉俗了?

里默尔先生说,他的3月13日的9页报告是摘自第一报告的“执行摘要”。

这与他2月6日发布的通知大相径庭,通知称会有一份“临时报告”,然后是“最终报告”。 当时他表示,“临时报告草案”已于1月30日提供给了道尔先生。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