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民主 逐渐消失

编辑评论Shane Scanlan

   如今墨尔本市政议员所做的公共决策数量是10年前的三分之一。

都市新闻报了解到,今年1月至7月,在市政以及市政委员会会议决议中有131份决策。相比2007年同期,那时的市政共有365份公共决策。

即使是Borough of Queenscliffe,这个维多利亚州最小的市政,今年1月至7月该市政议员也作出了148项公共决策,数量要比墨尔本市政还要多。

作为决策数和人口的比例,这个市政当地人的代表性比墨尔本当地人的代表性要高出100倍。如果再考虑他们的决策数和每个议员人数之比,那么这个比例会再加倍。

以上的比较例子可能并不完全公平合理,但问题是,墨尔本市几十年来一直逐步发展为,决策完全有可能秘密采纳或者把决策权委派给那些非选举出来的官员。

截至上月,已向墨尔本市政提交了约760份规划许可申请,可只有少数受指派的人员会来到公开的会议上做出决策,因此会带来很大的腐败机会。

墨尔本市政有一种文化,如果选举产生的代表透露秘密决定的话,那么这位代表会明显地被边缘化并受到刑事指控的威胁。任何有争议的事情都是在秘密会议中进行的。

墨尔本市政也通常会阻止信息自由(FoI)的请求,并且每年花费约100万澳元在媒体操纵者部门。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