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议员福斯特受行为约束

撰稿:Shane Scanlan

前墨尔本市议员理查德•福斯特( Richard Foster )因在布鲁克•万丁( Brooke Wandin )被非法提名为2016年墨尔本市议会选举候选人中扮演的角色,而受到法庭“良好行为约束”的处罚。

尽管是他安排万丁用他的肯辛顿(Kensington)家庭住址注册,后来又“举报”她至维多利亚选举委员会( VEC ),而且从开始就拒绝与地方政府工作督导处合作。

地方法官格雷姆•凯尔(Graeme Keil) 认为福斯特的行为是一个严重的违法行为,而且干扰我们的民主体系。他说,民主自由难以获得,但失去容易。

他说,否则福斯特先生“是一个好人”,他的动机是帮助那些不幸的社会成员。

福斯特先生的律师詹姆斯•卡特林(James Catlin)声称,福斯特先生在看到万丁女士的证人证言之前否认这项指控是合理的,而证人证词在2017年年中才提供给他。

卡特林先生把他的当事人描述成万丁女士的同伙,他说,作为平等,她也应该受到转化或者约束处罚。

但检察官伊丽莎白·鲁德尔(Elizabeth Ruddle)根据福斯特的“犯罪后”行为进行了驳斥,她指出,万丁女士从调查一开始就一直持合作的态度,而福斯特先生却没有认罪,还提供了“虚假的否认声明”。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